迪文小說 > 武俠修真 > 魔門敗類 > 第三百三十九章 你兒子是傻子
    這位洛師姑還真是罕見的美人,而且還不光光只是容貌的美,氣質、言語、甚至一個表情,一切都恰到好處。

    當然,別人的女人,林皓明也沒有必要去羨慕,畢竟自己有若蘭,雖然氣質不同,但一樣的美貌無雙,并且彼此之間也已經有了真正的感情。

    宋雅雖然年紀不大,今天一路上發生的事情,也讓她受驚了,但此刻倒也懂得規矩,主動對這洛惜緣跪拜了起來,算是正式拜師了。

    小丫頭雖然從來沒有修煉過,但洛惜緣還是賞賜了她一些東西,算是見面禮,小丫頭也頗為高興。

    林皓明倒是很想打聽謝若蘭的情況,可惜問了之后才知道,謝若蘭正修煉到了關鍵之處,否則之前發現自己來了,也不會求自己師傅去找自己了。

    不過也幸虧是趙克明來了,否則面對那元嬰后期的黃龍真人,還真不好辦。

    洛惜緣的元嬰大典就在三天后,按照規矩,在大典開始之前,洛惜緣是不會見外人的,不過只有三天,她也要做些準備,所以林皓明也不好在此久留,只能單獨離開了。

    回到二層執事堂,林皓明準備問問如今管理執事堂的一位師兄回來了沒有,畢竟自己金丹修士身份的登記是需要執事堂管事金丹修士確認之后才能登記在冊的,而只有登記在冊之后,自己才可以去魔淵四層修建洞府。或者直接使用以前修士遺留下來的洞府修煉。

    可惜,林皓明找人仔細問過之后,知道那位師兄因為忙于元嬰大典的事情。恐怕短時間內無法回來了,這樣一來也只能等過了洛惜緣的元嬰大典再說了。

    接下來林皓明準備帶著文玉去看看包文亮和李明順等人,結果剛剛走到文玉所在的偏廳,就聽到里面傳來了一陣嘈雜的叫聲。

    林皓明走到門口,只見到文玉此刻居然被一名看上去二十多歲的男子壓在椅子上,對其上下動手,而文玉雙雖然在拼命掙扎。但雙手卻被另外兩名美貌女修按住了。

    文玉好歹也是金丹期頂峰存在,而那男子不過是筑基四層。可文玉在法力完全被禁錮住之后,面對這三個人根本毫無辦法,憤恨的只能大嚷大叫,哪里還有之前在巨型飛舟之中的氣勢。

    當然。如今文玉再怎么說也是自己的俘虜,這男子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敢直接在這里就欺辱她,林皓明也立刻冷冷的喝道:“住手!”

    忽然聽到炸雷一般的聲音響起,那男子倒是停了下來,回頭看了林皓明一眼,注意到他腰間掛著的身份牌,淡淡的笑道:“你是誰?敢打攪我的好事?”

    “血煉宗筑基期弟子,還從來沒有一個敢對我這樣說話的。你可知道,你剛才調戲的女人,是我剛剛買下來的?”林皓明面無表情道。

    “原來這女人是你買下來的。你的眼光倒是不錯,出個價,讓給本少爺!”男子倒是沒有生氣,反而大大咧咧的嚷嚷起來。

    林皓明聽了,只覺得有些好笑,不過這小子居然愿意買文玉。林皓明倒是完全不介意賣出去,想了想道:“我是一億靈石買來的。也就不多加價了,直接一億賣給你!”

    “什么?一億靈石,你小子敢消遣我,找死!”男子聽了林皓明的話,忽然手一揚,一張符箓直接丟了出來,光芒一閃,符箓瞬間化為了一條冰龍直接朝著林皓明撲了過來。

    一言不合居然就敢出手,而且還是在執事堂出手,這分明就是違反門規。

    林皓明頓時眼中閃過一絲厲色,手一伸,一直巨大的紫黑色手掌出現在了跟前,直接一把就抓住了那冰龍,用力一捏,瞬間就化為了冰渣。

    “金丹修士!”

    見到林皓明出手,那男子也驚訝的大叫了一聲,兩名本來已經想要動手的女子,一時間也停下了自己的舉動,站在了男子身邊。

    “你是金丹修士,怎么佩戴筑基期弟子的身份牌!”明知道面對的是金丹期存在,但那男子對林皓明卻依舊毫不畏懼。

    林皓明也不廢話,雖然知道這家伙身后多半有一尊元嬰期的后臺,但也沒有要饒過他的意思,身形一閃直接到了他跟前,隨即一把抓向了他。

    只是剛剛抓住他的時候,那人身上立刻閃現出一道血紅色的光芒,頓時把林皓明的手都彈開了。

    “嗯?”林皓明發現之后,也有些意外,但也明白過來,立刻再次伸手抓向了他。

    這一回,雖然男子身上血光再次浮現,可并沒有再把林皓明的大手彈開,反而血光在閃爍了幾下之后,一下子滅了,跟著整個人被林皓明提了起來。

    發現自己被制住了,那男子這才有些驚恐起來,但依舊繼續威脅道:“我爹是宗門的大圓滿修士,你快放了我,否則必定要把你丟入黃泉洞里面,讓你化為黃泉之水!”

    他不威脅,林皓明或許還會不會下狠手,可敢如此威脅自己,林皓明管他后臺是誰,手上一股紫色火焰浮現而出,頓時手中年輕男子剎那間就被凍僵了。

    “住手!”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女子的嬌斥之聲響起,緊接著一只纖纖玉手直接浮現在林皓明背后。

    林皓明早就發現這點,身形一閃,立刻到了數丈之外,望著這突然出現在的一名怒視著自己的美婦。

    林皓明打量美婦,發現這美婦看上去三十不到的樣子,容貌雖然漂亮,但卻與如今自己手上這小子有幾分相似,加上她臉上充滿了怒意,也能猜出一些來了。

    神識掃過美婦,發現對方也是金丹修士,雖然已經到了金丹后期頂峰,但這點修為差距,林皓明并不畏懼,依舊死死抓著手中之人不放。

    “把我兒子放了,否則你死?”美婦一雙眸子瞪著林皓明,看著完全被凍僵的兒子,吃了林皓明的心都有。

    林皓明卻只是冷哼了一聲,淡淡道:“血煉宗門規,后輩子弟,無故對長輩動手,是要被廢掉修為,丟進黃泉洞之中,你兒子觸犯門規,難道我不應該給他一個教訓?”

    “呵呵,你身為金丹期修士,我兒子難道是傻子,明知不敵,也要對你下手?”美婦聽了,冷笑了起來。

    林皓明聽了,故意露出可憐的眼神道:“原來你現在才知道,你兒子是個傻子!”(未完待續)
3d开机号走势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