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總裁豪門 > 非法成婚 > 第029章 陰險堂哥
    “你父親的那一點工資就當是我的養老錢,你打傷了偉韜,這個錢是要還給你大伯家的,你沒錢,就拿老屋和家里的土地來抵。”陶奶奶終于開口了,惡狠狠的目光仇人一般盯著陶沫,恨不能撲過去從她身上咬下幾塊肉來,以解心頭之恨。

    老屋和自己家的那些田地不值什么錢,原主父親陶平海沒有死之前,田地都是他種著,陶大伯偶然才會幫幫忙打理一下,但是幾畝田的稻子除了每年吃掉的口糧,余下的賣了錢也都是歸陶奶奶,只有那幾塊菜地,種的菜都是大伯母家吃的,多的拿去給了鎮子上陶老三的飯店。

    陶沫抬頭余光掃了一圈,看著陶家幾人那惡毒的目光,頓時明白過來,老屋和田地的確不值錢,但是如果被收走了,自己就沒有容身之處了。

    他們這不是為了錢,而且為了報復自己惡心自己,當然,老屋的地基真賣了兩萬塊錢也是有的,幾畝田一年也有幾千塊的收入。

    腦子里亮光一閃,陶沫猛地想起之前在銀行胖經理辦公室看到的那份貸款的計劃書,若不是機緣巧合自己也看不到這機密的文件。

    后山的確有溫泉,空氣濕度大,在地理位置上正好是在北緯30度的能量帶上,非常適合休閑度假,而后山山腳下屬于陶大伯家的那塊荒地是進山的必經之處,一旦開發療養院,這塊地肯定要平了做路。

    “房子是我父親留給我的,你們如果真的要搶回去,我就去報案,去主家找三叔公評理,看看你們如何欺負我一個孤兒,連片瓦遮身之地都要搶走!”陶沫心里頭有了算計,可面上卻是一副憤怒模樣,清澈的雙眼此刻怒火沖沖的瞪著陶家幾人,“想要謀奪我家房子,除非我陶沫死了,你們從我尸體上踏過去!”

    惡狠狠的丟下一句話,陶沫瀟灑的離開了,留下屋子里的眾人面面相覷著,不過心里頭卻是說不出來的暢快,陶沫將錢給捐出去了,害的他們憋屈心疼了三天,這會終于成功惡心到陶沫了。

    “大伯,陶沫打傷了大堂哥是事實,不容她狡辯,而且醫院那邊也有病歷在,這事如果走法律程序,到時候陶沫肯定狗急跳墻,不如還是請三叔公出面。”陶建裕緩緩一笑的開口。

    大伯母是個潑婦,奶奶也不弱,到時候攙扶著斷了腿的大堂哥去主家一鬧,陶沫能怎么辦?畢竟她可不占理!

    “對,反正都撕破臉了,我們不好過,陶沫這個小賤人也別指望好過!”大伯母點了點頭,她反正是豁出去了,只要能報復到陶沫,不要說去撒潑,就是去打架大伯母也是二話不提就動手。

    陶沫回到老宅繼續處理著今天挖回來的藥材,后山藥材豐富,尤其是平常人很少去的深山,藥材多,若是有錢倒是可以建立一個藥材基地,可惜現在自己的銀行里就八千多塊錢。

    一連五天,陶沫都是早出晚歸的去后山挖藥材,也幸好她體力好,而且接受過正規的野外訓練,所以對尋常人而言非常危險的深山,對陶沫倒是稀松平常,連續挖了快一個星期的勞動成果還是非常喜人的。

    地上是一個一個擺放的重樓,根據《藥典》的記載,重樓炮制都是先凈制,除去重樓四周的雜質,然后洗干凈,陰干之后開始切成薄片,再曬干。

    雖然說炮制的手法都大同小異,但是一個優秀的炮制師炮制出來的中藥材卻是上品的成色,每一片的厚薄幾乎相同,曬干時接受光照的程度也有講究,不過通過上品手法炮制出來的重樓成色好了很多,價格也會提升。

    又花了幾天功夫炮制好了重樓,足足有五斤多,按理市場價至少能買到四千以上,陶沫趁著天氣好將重樓片裝到了塑料袋里直接上了公交車去鎮上的藥店。

    潭江市,陶家主宅。

    “聽說陶家村的人前天過來了?”書房里,如今陶家主家的家主陶靖之放下手里頭的文件,看向坐在一旁喝茶的三叔公。

    一生沒有結婚,無兒無女,外人看來三叔公性子冷漠孤僻,很不好相處,卻不知道三叔公只是面色看起來冷,卻是地道的嘴硬心軟,外人都被三叔公那一臉的孤僻相給唬住了。

    “那幾個人還不罷休,想要逼陶沫那丫頭將老房子和幾畝田地給交出來。”三叔公冷哼一聲,滿臉的不屑和鄙夷。

    陶大伯那一家子就像是吸血蟲,陶平海過去所有的錢都給了陶奶奶,雖然買房子拿走了十五萬,但是差不多二十年的工資,陶平海又能干,至少還剩下十多萬,結果呢,唯一留下的一個女兒卻被欺凌成這樣。

    “那丫頭只怕是個扮豬吃老虎的性子,吃不了虧。”溫聲朗笑起來,陶靖之倒是很想見見這么有潛力的后輩,可惜現在卻不是好時機,陶家現在太亂,冒然將那孩子牽扯進來反而會連累她。

    “夠心狠手辣,這性子我喜歡,你若是有幾分陶沫的狠絕,如今就不會是這樣的局面。”說到這里,三叔公狠狠的瞪了一眼君子端方的陶靖之,“對那些不要臉的老東西,你顧慮個什么勁,弄不死他們!”

    “陶家現在內憂外患,不能有半點差錯,三叔公,如今阿野又成了這個模樣,急不得。”陶靖之揉了揉眉心,想到唯一的兒子,愁慮頓時涌上眉間。

    三叔公表情也晦暗下來,陶家最優秀的繼承人如今卻只能坐在輪椅上,也難怪靖之壓不住那些狼子野心的東西。

    “三叔,陶沫那里明天你還是過去一趟,陶家的未來還是需要這年輕的一輩來支撐,不要讓那姑娘吃苦了。”將擔憂隱下,陶靖之笑著看向臉色不愉的三叔公,“你放心,阿野那里我一直在托關系,希望能找到國手御醫來給阿野診斷一番。”

    “哼,你自己的兒子你不心疼誰心疼,陶沫那里我會處理的,左右不過是為了錢。”三叔公哼了一聲,若是陶沫真如傳聞里那樣怯弱膽小的性子,三叔公肯定不會親自過去。

    一個人自己不強大起來,外力再幫忙那也是無用功,所以古話才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陶沫那心狠手辣的性子,三叔公明白自己即使不過去她也吃不了虧。
3d开机号走势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