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穿越架空 >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第十二章】要賺大錢
    火太大,肉給炒糊了,可糊了又糊了的滋味,薄薄的五花肉卷成片,油肥汁多,一把蒜苗撒下去,整個院子都被那股酥香濃郁的氣味彌漫了。

    走出阿婉家的俞峰蹙了蹙眉,聞著這股焦香味,他竟然覺得會很好吃?

    俞峰自嘲地嗤了一聲,加快步子離開了。

    “好吃嗎?”俞婉問小鐵蛋。

    小鐵蛋將滾燙的五花肉與蒜苗一同塞進嘴里,一口咬下去,肥油和肉汁兒都打嘴角溢出來了。

    他麻溜兒地吸了吸,一臉饜足地說:“好吃!阿姐做的菜最好吃!”

    有這么好吃嗎?

    俞婉輕笑,夾了一片五花肉吃進嘴里,雖說炒焦了,但嚼起來特別香呢……就是別忘記放鹽就更好了。

    今日柴火水滿,俞婉燒了一大鍋熱水,給小鐵蛋舒舒服服地泡了個熱水澡。

    泡完后,小黑蛋變成小白蛋了。

    弟弟換上俞婉給他新買的棉布鞋,興奮得在屋子里跑來跑去,頭發都不讓好好擦了。

    “阿姐!這鞋真暖和!”

    “真軟!”

    “真的好軟啊!”

    他身上只穿著一件薄薄的里衣,屋內雖燃了火盆卻還沒暖和到能扒光衣裳的地步,饒是如此,他仍給跑出汗了。

    這澡算是白洗了。

    俞婉將他捉了回來,摁在懷里擦干了濕發。

    到底是個孩子,不知愁滋味,有肉吃、有鞋穿、有阿姐疼,在阿娘昏迷的日子,這就是他最大的安穩。

    “阿姐,你真好。”他小腦袋歪在俞婉肩上,依賴地吸了一口阿姐身上的氣息,安心地睡著了。

    俞婉了捏他紅撲撲的小臉蛋,將他塞進被窩,揶好了被角。

    ……

    接下來的兩日沒有趕集,想把魚和冬筍賣掉就得到更大的市場去。

    俞峰早早地來等俞婉了。

    明明就不可能湊齊欠款的,他都不知道自己陪著她瞎折騰什么。

    俞婉留下小鐵蛋,與俞峰一道出了門。

    兄妹倆已許多年沒結伴出現在眾人眼前了,今日不用趕集,大家伙兒都還睡著,若是醒了瞧見這一幕……不對,昨日回村時就已經讓人看到了。

    那些人是怎么議論他們的呢?說俞家兄妹翻了臉,又莫名其妙地和好了?

    想到這里,俞峰下意識地與俞婉拉開了一些距離。

    俞婉神色平靜地走著,仿佛沒注意到俞峰的動靜。

    俞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忽然意識到,似乎不論自己如何冷淡她,她都始終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她是沒注意,還是壓根兒不在意?

    俞峰搖頭,大難臨頭了,他怎么還會去在意一個丫頭的在意?

    “大哥。”進入蓮花鎮后,俞婉突然開口,“鎮上最大的酒樓是不是叫做白玉樓?”

    俞峰說道:“是啊,你問這個做什么?你該不會是想把食材賣到他們家去吧?別怪我沒提醒你,這是絕不可能的,你的食材雖好,可白玉樓不是尋常的酒樓,里頭招待的也都不是尋常的客人,比起東西好不好吃,他們更在意吃了究竟有沒有事,來歷不明的食材是賣不進他們家的。”

    言及此處,俞峰不知想起了什么,面上劃過了一絲悵然。

    “那第二大的酒樓呢?”俞婉又問。

    “你說翡翠樓?這個你更別癡心妄想了。”翡翠樓雖是新開張沒半年的新店,卻憑借一個出了宮的御廚,搶走白玉樓不少生意,甚至最近,隱隱有超越白玉樓的苗頭了。

    翡翠樓的食材比白玉樓的更高級三分,莫說她只是挖了些冬筍、釣了些鯽魚,便是得了虎熊之物又如何?翡翠樓財大氣粗,何至于缺了這些個?

    “原來如此啊。”俞婉若有所思地呢喃。

    “你說什么?”俞峰沒聽清。

    俞婉笑著搖搖頭:“沒什么,大哥確定我們的東西賣不進去嗎?”

    俞峰淡淡地說道:“不信你可以試試。”

    “今天就不了。”俞婉說道。

    這話什么意思?難不成你明天想試試?

    談話間,二人抵達了鎮上最熱鬧的街市。

    這兒可比集市上檔次多了,物價高,攤位費也水漲船高。

    “我身上沒錢了。”俞婉說道。

    這兒的攤位費是不能拿食材換的。

    俞峰打懷里摸出一個錢袋,面無表情租了個小攤位。

    鎮上就是鎮上,再稀罕的東西都有的賣,便是冬筍這么難挖的食材,俞峰一眼望去,都發現了三兩家。

    今日看來,不會太順利了。

    這一念頭剛一閃過,俞峰的耳畔便傳來了一陣尖細的聲音:“哎呀你在這兒呢!我正說好幾天都見不到你!”

    是昨日第一個買下食材的大娘。

    她買了兩條活魚、兩個冬筍,回家后一鍋燉了,她家那口子痛風兩年了,胃口一直不大好,昨晚卻直夸她魚湯做的鮮,還和兒子搶著喝了起來!

    她廚藝什么樣她知道的,難吃不至于,卻也好不到哪兒去。

    她鹽都沒敢多放,可那湯就是鮮。

    她多久沒在飯桌上笑過了。

    這不今兒一大早,她又來買魚和冬筍了。

    她當然想買同一家的,可鎮外的集市三日一次,她打算退而求其次,可巧,就讓她碰上這姑娘了!

    她說道:“我還要兩條魚,冬筍多來幾個,你的筍便宜,個頭還大,以后你常來,我都買你家的!”

    俞婉讓俞峰打聽了一下,才知自己的冬筍比市場價低了兩個銅板,不過人家的冬筍是批發的,她是自己挖的,這么一想,還是她多賺了。

    大娘給俞婉介紹了幾個熟人,買的人多了,攤位熱鬧了,吸引來的客人也就隨之增多了。

    比昨日還多了一倍的食材,卻不到一半的功夫便賣光了。

    要說是食材好,那確實好,可這丫頭的口才也不差。

    什么“我家的冬筍清炒也很好吃”、“燉雞湯,滋陰壯陽,還能美容養顏”、“我這是野生鯽魚,發奶最管用了,您給您兒媳多喝點,保證奶水充盈,您孫兒吃得白白胖胖的!”

    這都什么跟什么!

    俞峰聽得面紅耳赤!

    除去攤位費,今日一共掙了一兩銀子。

    一天就能凈他們一個月的錢,若在以往,俞峰就該夸夸她了,可一想到二十兩的巨債,俞峰夸不出來了。

    下午,俞婉再度上山。

    俞峰把俞松也叫上了,兄弟倆不知打哪兒弄來了一張漁網,網了不少魚,算上俞婉挖的冬筍,翌日一共賣了二兩。

    第三日,也是二兩。

    眼看著明天就是約定的日子,而他們手頭卻只有五兩銀子,俞峰的心沉到了谷底。

    最后一條魚也賣光了,生意做完了……他們沒轍了……

    “誰說做完了?”俞婉回眸一笑,淡淡呢喃道,“生意……才剛開始呢。”

    ------題外話------

    有獎問答來啦~

    俞婉會用什么辦法呢?

    A:賣廚藝

    B:賣大哥

    C:其它

    作為本文第一次有獎問答,答錯了也是有獎勵的哦~
3d开机号走势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