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穿越架空 >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第三十四章】他的未婚妻
    馬車比牛車快,入夜時分便抵達了村口。

    別說在一個貧困的小村里,便是在鎮上,馬車都是十分稀罕與貴重的東西,即便這是一輛簡陋得難以形容的馬車,都把村民看得一陣羨慕。

    “哎呀,那是小峰和阿婉吧?他倆坐馬車回來的啊?”一個姓何的嬸子聽到車轱轆的聲音,端著吃了一半的飯碗出來看熱鬧了。

    隔壁的許大娘也好奇地走了出來,一手抱著兩歲的小孫子,一手抓著熱氣騰騰的紅薯,邊啃邊道:“老俞家有出息了呀,都坐上馬車了。”

    何嬸子扒了一口糙米飯:“老俞家是不是又在做啥好菜了?香死個人了。”

    最近老俞家時常飄出肉香,他們隔了半個村子都能聞到。

    自打俞三郎被征走,俞大郎又摔斷腿后,俞家的日子就一落千丈了,誰也沒料到他們都咸魚成這樣了,竟然還給翻身了。

    當然,眼下說翻身尚且為時過早,俞家連給大伯治腿的診金都沒賺到,可在旁人眼里,能吃上肉就已經是算是脫貧了。

    “哎。”何嬸子沖許大娘使了個眼色,“她家咋不吃肉了?”

    過去兩年,全村就屬趙家最能吃肉。

    恰巧此時,張嬸端著一盆洗澡水出來,聞言,仿佛故意說給誰聽似的,扯著嗓門兒道:“豬都沒了,上哪兒吃肉?”

    何嬸子與許大娘笑作一團。

    不遠處的趙家,正在用雞蛋滾臉上淤青的趙氏自然聽到了這邊的動靜,氣得好不容易才消了三分之一的臉,又唰唰唰地腫起來了。

    “我推(呸)!”被姜氏打掉了一顆大門牙的趙氏,豁風地啐道,“敢看老娘的笑話!好啊,都給老娘等著!等阿恒中了舉子老爺,有你們后悔的!”

    至于俞家人,居然把她打成這樣,還訛了她一頭豬!

    等阿恒回來,她要休了那死丫頭!

    ……

    趙家的動靜,俞婉自是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也不會在意,她又不是原主,能不能與趙恒成親她毫不在意,她現在只想掙錢,讓家里不再缺衣少食,讓大伯能上京治腿。

    兄妹二人還沒走進老宅,便已聽到了小鐵蛋嘰嘰喳喳以及小閨女時不時咿呀兩句的聲音。

    “蓁蓁比從前愛說話了。”俞峰感慨道,雖依舊說得不大好,可到底愛張嘴了,這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似乎是兩家重修舊好之后?

    其實就算兩家又在一塊兒走動了,真正陪著妹妹瘋鬧的人也還是只有小鐵蛋而已。

    可妹妹就是更開心了。

    他們……他們也是。

    “阿姐!”小鐵蛋發現了俞婉,旋風一般地撲過來,將俞婉撞了個滿懷,不大明顯地撒了個嬌,才羞答答地看著俞峰道,“大哥。”

    小閨女也朝這邊崴過來:“阿姐……大……”

    嘭!

    摔倒了。

    俞峰忙將妹妹抱起來,與俞婉、小鐵蛋一塊兒進了屋。

    屋子里飄著一股濃郁的鹵肉香氣,兄妹四人瞬間有些饑腸轆轆。

    “你們怎么去了這么久啊?”俞松抱著幾根干柴從后門走進來。

    他們天不亮便出發了,買東西沒耽擱多久,驛站又算不得太遠,滿打滿算下午也該回了。

    俞峰幫著弟弟把柴火放進炭盆:“有點事耽擱了。”

    “什么事啊?”俞松問,“不會又讓人欺負了吧?”

    “瞎說什么呢?”俞峰瞪了弟弟一眼,心里卻明白,弟弟猜的沒錯,今天還真差點讓人欺負了,不過結局有些讓人啼笑皆非就是了。

    “你笑什么?”俞松皺眉,不待哥哥回答,他的目光落在了俞峰進屋后放在椅子上的錦被上,“你們買棉被了?”

    “咳。”俞峰不好說是俞婉死皮賴臉打人家車上拽下來的,只得含糊地嗯了一聲。

    “阿娘呢?”俞婉問小鐵蛋。

    小鐵蛋挺起了小胸脯道:“在屋里和大伯母數錢!”

    原來,今日白小姐來過了,她是來試吃大伯的鹵菜的,大伯做了一道醬香鹵鴨、一份鹵肉拼盤、一碗鹵藕與豆干并一鍋胡蘿卜燜鹵羊肉。

    大伯做的菜,不僅味道好,賣相也好,白小姐十分滿意,當即把嘗過的菜式全部定下了,并且預付了一半的酬金,壽宴過后再付另一半。

    只不過,如今菜價都在瘋漲,誰知道三天后會漲成什么樣,除去成本,他們真正到手的銀子怕是不到一兩。

    但也沒關系,壽宴上客人眾多,他們若能借此機會將名聲打出去,今后的生意就會越來越紅火了。

    大伯母與姜氏數完白小姐下的定金,手挽著手,面色紅潤地出了屋子。

    俞婉卻已經開始琢磨上哪兒預定三天后的食材了。

    ……

    長巷幽幽,大雪紛飛。

    一輛奢華的馬車停在了一座古樸的府邸前。

    府邸大門的牌匾上,用嶄新的金漆寫著大大的“顏府”。

    “小姐,到了。”中年仆婦下了馬車,為車內的少女掀開簾子,“下雪了,小姐仔細腳下。”

    顏如玉一手揣著暖爐,一手扶在中年仆婦的胳膊上,踩著精致的木凳下了車。

    她望了一眼翻修一新的府邸,輕輕地說道:“三年了,終于回家了。”

    中年仆婦擦了擦發紅的眼眶:“是啊,終于回家了!”

    “我的兒!”

    一個穿著淡紫色鶴氅的貴婦,在丫鬟的攙扶下,激動又顫抖地走了出來。

    顏如玉見了她,眼圈當即一紅,盈盈拜下身去:“娘!”

    顏夫人一把托住她的手臂,將她扶了起來,哽咽地說道:“快別行禮了,讓娘好好看看你!”

    顏如玉抬起頭來,露出一張梨花帶雨的臉,她本就生得極美,此番一落淚,真是把人的心都要揉碎了。

    “你瘦了,這幾年讓你吃苦了。”顏夫人摸著她的臉道。

    “女兒不孝,沒能早早回來,讓爹娘受苦了。”顏如玉含淚搖頭。

    顏家出事,前些日子才平反,就這座府邸都是平反后才有人過來修葺的,顏夫人比三年前憔悴了不少,可一想到今后的榮耀,又覺得那些苦都不算什么了。

    顏夫人揚眉吐氣地說道:“我兒生下了燕少主的骨肉,今后便是大歷朝最尊貴的夫人,娘已經將帖子送出去了,三天后就是你的接風宴,娘會讓整個京城的人知道,顏家的千金回來了……燕少主的未婚妻回來了!”

    ------題外話------

    燕少主【皺眉】:未婚妻?

    小魚丸【舉手】:到!
3d开机号走势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