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穿越架空 >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第七十七章】小小望夫石
    臭豆腐太受歡迎,不僅深得女眷喜愛,爺們兒那屋更是吃得停不下來,蕭五爺是個兵蛋子,與他熟識的也全都是兵蛋子,一群兵蛋子吃起東西來簡直能用喪心病狂來形容。

    滿滿兩大壇子臭豆腐,愣是被這群大老粗吃得一個不留,完事兒還沒吃夠。

    “能現做不?”催菜的小廝問。

    俞婉搖頭,這又不是新鮮的豆腐,是發酵過的,發酵的過程還不能太短,否則達不到那種上天入地的臭味。

    小廝的目光落在俞婉僅剩的小半壇賣相極為凄慘的腐乳上:“這個能給我嗎?”

    腐乳汁用得差不多了,里頭是剩下的腐乳塊,俞婉十分大方地給他了。

    于是,這半壇腐乳也被那群糙老爺們兒一搶而光了。

    眾人驚訝地發現,這玩意兒就算不配油炸臭豆腐,拌在飯里也好吃。

    杜娘子做的菜,他們不愛吃,倒不是味道不好,而是分量太少,兩筷子下去,還沒嘗出味道,盤子空了,他們也并不適合那種需要細細去品的菜肴,如臭豆腐這般上來便直擊味蕾的,才是讓他們酣暢淋漓的。

    一日忙碌結束,俞婉收到了剩余的五兩酬金,以及魏老夫人賞賜的一袋銀裸子。

    這是俞婉做生意這么久,頭一回收到古代的“小費”,感覺還不錯。

    俞婉收好銀子,與俞峰、俞松一道把廚房整理干凈,來時什么樣,走時便是什么樣幾乎是俞家人的一種習慣。

    廚房不大,收拾起來原也不難,偏偏收拾一半便有人來下訂單了。

    三人接訂單接到手軟,不知不覺忙到了入夜。

    顏如玉正是入夜時分醒來的,她的情況就沒俞婉這般樂觀的,林媽媽收買小丫鬟的事讓小丫鬟捅到魏老夫人跟前兒了。

    魏老夫人細查了此事,發現那些用來招待客人的點心竟然是掉在地上后撿起來的,怪道酥皮那么古怪,還仿佛能吃到一點沙子,她當是杜娘子故意做成這樣的呢……

    魏老夫人整個人都不好了。

    再往下問,得知那些點心是被顏府的丫鬟打翻的,桃枝刁難俞家兄妹的事也被翻出水面了。

    顏如玉一貫給人的印象都是知書達理、溫柔賢良,萬萬沒料到調教出來的下人竟一個比一個囂張。

    又是耍橫又是收買丫鬟,當堂堂魏府是擺設呢!

    魏老夫人氣得不輕。

    桃枝的事顏如玉冤枉極了,她早看不慣這丫鬟了,提了好幾次讓顏夫人把人送出府,省得哪天惹出禍端,可顏夫人憐憫她是在大牢里與他們一道吃過苦的,又是個大屁股一瞧便是好生養的,將來放進顏榭房里,能給她生出好幾個大胖孫子。

    這不孫子沒生著,先把顏如玉給坑了。

    解鈴還須系鈴人,顏如玉決定先去求得那幾個廚子的諒解,當事人都不計較了,想來魏老夫人也不好繼續發怒了。

    至于收買丫鬟一事,林媽媽一口咬定是自己所為,顏如玉毫不知情。

    要打消顏老夫人的疑慮,就看接下來這場戲怎么演了。

    只是顏如玉打死都沒料到的是,被蕭五爺請來的廚子竟是與自己不歡而散的俞家姑娘。

    “是你?”

    “是你?”

    二人異口同聲。

    很顯然,俞婉也料到會在這里碰見顏如玉。

    “你就是魏府請來的廚子?”

    “你就是那個丫鬟的主子?”

    二人一瞬不瞬地盯著對方,四目相接,周圍浮動起了一股詭異的氣場。

    俞婉淡淡地開了口:“顏小姐有何貴干?”

    顏如玉張了張嘴。

    俞婉道:“如果你是來替你家丫鬟求情,并希望我出面在魏老夫人面前把一切說成是一場誤會,那么我十分遺憾地告訴你,你找錯人了。”

    顏如玉想說的話,全讓俞婉說出來了,顏如玉的臉色變得有些尷尬:“我若說我對桃枝的事毫不知情,想來你也不信,這件事確實是顏府管教不力,我代桃枝向你道歉。”

    俞婉擦拭著壇子道:“不用,她已經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了。”

    顏如玉神色一怔:“你什么意思?桃枝是你害的?”

    俞婉云淡風輕道:“顏小姐,用不用我提醒你,我現在是魏老夫人跟前的紅人,你懷疑我,是要講證據的。”

    囂張,太囂張!

    顏如玉死死地捏住帕子:“你既然已經教訓過她了,這件事就此一筆勾銷,我不會告訴老夫人,也不會向任何人揭發你……”

    “你有的揭發嗎?”俞婉倨傲地看著她。

    顏如玉感覺自己的指尖已經快把帕子戳出幾個洞了,這個女人,是不是專程來克她的?怎么每次碰上她都能被氣個半死!

    “你究竟怎樣才肯幫我?”顏如玉忍辱負重地說。

    俞婉攤手:“幫你?我們很熟嗎?”

    顏如玉簡直七竅生煙!

    “俞姑娘,你還年輕,沒經歷過世間的大風大浪,不知道在這世上,多一個朋友永遠都比多一個人敵人強,我是什么身份想來不用我多說,我放下身段主動與你攀關系,這樣的機會不是時時都能有的。”

    “這樣的機會你還是留給別人吧,慢走,不送。”

    “你!”

    俞婉抱起最后一個壇子,撞開擋道的顏如玉,邁步走出院子了。

    馬車破例停進了府,就停在院子外,兄弟倆坐在車上。

    俞婉上車后,見二人看她的目光與以往不大一樣:“干嘛這么看著我?”

    俞松撇過臉去。

    俞峰猶豫了一番,低低地問道:“阿婉,你待會兒要去哪兒?”

    “去少主府啊!大伯的點心都帶好了!”俞婉眉眼彎彎地拍了拍背在身上的包袱。

    俞峰神色復雜地說道:“你不覺得……與顏小姐的孩子走得太過親近了嗎?”

    他咬重了“顏小姐的孩子”,俞婉如遭當頭一棒。

    俞峰嘆道:“那幾個孩子確實招人喜歡,你又救過他們,不過……咱們與顏小姐不睦,還是不要再接近他們了,以免讓人覺得別有用心,你說呢?”

    她說,她能說什么?

    夜色深深,冷風襲人。

    少主府外,三個小奶包坐在冷冰冰的臺階上,小手放在腿上,小脊背挺得筆直,一瞬不瞬地望著遠方。

    魏府上蓮花鎮請了個廚子的事早在京城傳開了,別人不知,萬叔還能猜不出是誰嗎?

    萬叔稟報少主時,不小心讓三個小公子去聽了。

    之后,原本在屋里鬧得不可開交的小家伙忽然之間不鬧了,跐溜跐溜地來到門口,二話不說地坐下了。

    三人排排坐,一坐就是一整日。

    喂飯時乖乖的,喂水時乖乖的,除了不肯離開。

    三人從沒這么乖過!

    萬叔都給嚇到了,后問了影十三,才知是俞姑娘曾答應過他們,下次入京一定會來探望他們。

    三個小家伙凍得瑟瑟發抖,執拗地等啊等,幾乎等成三尊小望夫石,可就是沒等到俞婉。
3d开机号走势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