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穿越架空 >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第七十八章】半路偶遇
    馬車晃悠晃悠地走在清冷的街道上,一幢撞房屋被拋在身后,喧嘩聲早在一刻鐘前便漸漸消失不見,到底是夜深了,也離出京越來越近了。

    馬車里靜悄悄的,三人都沒說話,俞松是累得睡著了,俞婉與俞峰還醒著。

    自打那番談話后,俞婉表面沒說什么,可俞峰能感受到她情緒上的變化。

    老實說,他也喜歡那幾個孩子,可他們并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不是他們這樣的人家來往得起的,何況那位顏小姐一看就不是好相與的,阿婉三番兩次拒絕她,若讓她知道他們與她兒子走得這么近,還不知該怎么誤會他們別有用心。

    “阿婉……”

    俞峰終究還是開了口。

    不過,不等他把話說完,俞婉便眸光一冷,一把朝他看了過來!

    俞峰從未在俞婉的眸子里看到過如此凌厲的眼神,心肝兒都抖了抖,正想問問阿婉怎么了,便感覺身子一麻,下一秒,他兩眼一閉,暈倒在了馬車里。

    幾乎是同一時刻,俞松的身子也沉了沉。

    馬車外傳來一聲碰撞的悶響,顯然是車夫也倒在了車座上。

    韁繩被陡然勒緊,駿馬發出難受的嘶鳴,隨后便停下了。

    一切的一切,均不過發生在眨眼睛。

    “什么人?”俞婉警惕地問。

    一道男子的腳步聲緩緩地走了過來,停在馬車前數步之距的地方。

    車夫與兩位哥哥都被弄暈了,唯獨她醒著,看來這人是沖著她來的。

    對方身手太快,躲是躲不過的,既如此,俞婉索性光明正大地撩開了簾子,結果,就看見了一道熟悉的青色身影。

    “是你?”

    對方戴著斗笠,身著青衣,背著一把包裹得嚴嚴實實的長劍,不是曾在破廟有過一面之緣的青年劍客又是誰?

    “玉子歸?”俞婉試探地叫出了對方的名字。

    “你知道我是誰了?”玉子歸聲線清冷地說。

    俞婉的神色淡了淡:“能不知道嗎?你的仇家都找上門了,若不是我命大,這會子怕是已經見不著玉大俠了。”

    “他們不是我仇家。”玉子歸說。

    這是重點嗎?我可是因為你大半夜讓人追殺了!你好歹是不是該問問我眼下如何了?是怎么死里逃生的?

    “你怎么逃出來的?”玉子歸果真問了。

    “無可奉告。”俞婉面無表情道。

    玉子歸的臉籠在斗笠的暗影下,叫人看不清他表情,但俞婉沒說后,他沒再刨根問底,而是道:“千機閣被人滅了,江湖上一直沒查出是誰干的。”

    俞婉眸光一頓,真被滅了?燕九朝得手了?

    時間上太湊巧了,說不是燕九朝干的俞婉都不信。

    只不過,他滅得如此天衣無縫,半點蛛絲馬跡都沒留,這到底什么變態手段?

    玉子歸儼然沒將這件事與俞婉聯系在一起,他話鋒一轉道:“錦囊可以還給我了。”

    “什么錦囊?”俞婉問。

    “破廟那日放在你身上的錦囊。”玉子歸道。

    俞婉的杏眼就是一瞪:“你果真在我身上放錦囊了?”

    “嗯,放了。”玉子歸承認地無比干脆。

    俞婉氣不打一處來:“姓玉的,知不知道你差點害死我?!我還自己被千機閣冤枉了!卻原來……你真把禍水往我身上引了!我說你怎么那么好心呢!又是幫我對付土匪,又是給我吃的,敢情打一開始便算計上了我!”

    俞婉越想越氣,抄起桌上的油燈朝他砸了過去。

    玉子歸偏頭,避過了俞婉的油燈。

    俞婉又抄起一個凳子,狠狠地砸上了他的斗笠。

    他一手接住,身形一閃,上了俞婉的馬車,強大的氣勢籠罩了俞婉:“錦囊,給我。”

    “我沒有!”俞婉冷聲說。

    “我再說一次,錦囊,給我。”

    “沒有就是沒有,說多少次都沒有!”

    確實沒有,那日一口氣逃了十幾里,鬼知道是不是半路掉在哪里了。

    何況就算她有,她也不想給這家伙!

    玉子歸沉聲道:“錦囊在你手里,對你沒好處。”

    俞婉冷冷一笑:“現在知道對我沒好處了?當初利用我把錦囊帶出去時怎么不說?”

    玉子歸頓了頓:“這次算我欠你,你把錦囊還給我。”

    俞婉眸光微微一動:“那你過來。”

    玉子歸似乎真如黑衣人所言,不喜與人親近,猶豫了好一會兒才朝俞婉靠過來。

    就在此時,俞婉忽然自包袱里抓出一把雪花鹽,猛地向玉子歸,又在玉子歸閉眼的一霎,一腳踹上他肚子!

    玉子歸猝不及防,被踹下了馬車。

    俞婉忙將車夫抓了進來,坐在車座上,拽過了韁繩。

    馬車在寂靜的街道上瘋狂地疾馳了起來,只可惜,沒跑多遠便讓玉子歸追了上來。

    眼看著玉子歸就要施展輕功飛上俞婉的馬車,忽然間,一道健碩的身影自側面的屋頂一飛而下,一劍砍向玉子歸!

    他左手也沒閑著,抓住俞婉輕輕一拋,將俞婉拋進了另一輛迎面駛來的馬車。

    車內溫暖,浮動著一股淡淡的幽香,以及一絲似有還無的藥香。

    俞婉感覺自己跌在了一雙大長腿上。

    俞婉眨眨眼,抬起頭來。

    燕九朝那張魅惑人心的臉,毫無預兆地闖進了她的視線。

    真是不論看多少次,都覺得似曾相識。

    她看著燕九朝,燕九朝也看著她,眼神里一片目中無人的倨傲。

    俞婉清了清嗓子,坐起身來。

    方才救了俞婉的人是影十三,影十三與玉子歸兵刃相接,打得不可開交。

    “來者何人?”

    “你管我家少主是什么人!”

    “少主?”玉子歸譏諷地笑了,“莫非車里坐的就是燕城第一廢物燕九朝?”

    “你說誰廢物呢?”

    玉子歸說道:“難道不是嗎?七歲便讓人廢了筋脈,連個黃口小兒都打不過,不是廢物又是什么?”

    影十三氣壞了,猛地使出一記殺招,刺傷了玉子歸的左臂。

    俞婉不知燕九朝是不是真的連個孩子都打不過,但他一定不是廢物,因為,沒有廢物能一夜之間滅了千機閣。

    俞婉不動聲色地看向燕九朝,燕九朝的神色很平靜,仿佛壓根兒沒將玉子歸的話聽進耳朵里。

    “我奉勸你離燕九朝遠點!如果你是仗著有他做靠山便有恃無恐,我勸你趁早醒醒!他是不是還沒告訴你,他活不過……”

    他話音未落,燕九朝眼神冰冷地探出手,扣住俞婉的后腦勺,一把將俞婉摁進懷里。

    俞婉活了兩輩子,還從沒與哪個男人如此親密過,正要推開他坐起來,就看見他另一手輕輕一按,隨后,嗖的一聲,一支冰冷的鐵箭自她先前后腦勺對著的地方射了出來!

    俞婉乖乖地把手縮回去了……

    玉子歸被射中,負傷而逃。

    影十三追了上去。

    沒了打打殺殺的聲音,四周忽然靜了下來。

    俞婉不知他是否要射第二箭,乖乖地趴在他懷里沒動。

    一直到四周再也沒了打打殺殺的聲音,他依舊沒放開俞婉,俞婉也沒推開他。

    又不知過了多久,俞婉幾乎要在他懷里睡過去了,才低低地問道:“我可以起來了嗎?”

    燕九朝松開了抱住她的手。

    這姿勢維持太久,俞婉的腿都麻了,不得不借力撐坐起來。

    撐完感覺有些不對勁。

    她似乎按到了什么不該按的東西——
3d开机号走势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