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穿越架空 >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第九十五章】餓死鬼投胎(二更)
    這紅糖酥可把小蓁蓁饞了一路,奈何郭羨巧是個吃獨食的,死活不給,還好有鐵蛋哥哥。

    小蓁蓁跑來找鐵蛋一霎,鐵蛋便把手里的蟹黃酥塞到妹妹嘴里了。

    自己的妹妹,自己寵著!

    “阿婉啊!舅母和表面來了!”大伯對著俞松的屋叫道。

    幾個孩子都在家中,大伯卻獨獨叫了俞婉,可見對俞婉的重視了。

    “誒,來了。”俞婉給俞松纏好最后一圈紗布,用力打了個結,緊得俞松倒抽一口涼氣。

    俞婉收拾包袱,去堂屋與杜金花母女打了招呼:“舅母,月表妹,巧兒表妹。”

    郭羨巧自顧自地吃著手里的糖酥,壓根兒沒理俞婉。

    倒是杜金花與郭羨月聞聲朝俞婉看了過來,不看不打緊,這一看,卻險些把母女二人的眼珠子瞪出來了。

    俞婉一整日都在整理地動后的狼藉,穿著最樸素不過的衣裳,梳著最平淡無奇的發髻,連個像樣的首飾都沒有,只用了一支地攤上四文一個、十文三個的木簪。

    這身打扮土得幾乎能掉渣了,換任何一個村姑身上都絕不讓人想看上一眼,可偏偏是在俞婉的身上——

    寧靜、淡雅、歲月靜好,杜金花把從妹夫、妹夫那兒學來的拽文的字眼全都用上了,卻發覺并不足以形容眼前少女的美好。

    這哪是個村姑?分明是從畫上走下的姑娘。

    杜金花自詡見過世面,卻從未見過這么氣質不凡的姑娘,要說俞婉的五官,倒也非無可挑剔的精致,可拼在那張白皙無暇的面孔上,就是一副讓人怎么看怎么舒服的長相。

    郭羨月早不記得俞婉了,杜金花卻有印象,可記憶中怯弱黑瘦的小姑娘,沒這么讓人眼前一亮啊!

    果真是女大十八變么?

    杜金花向來只把這話放在自家女兒身上,覺得女兒出落得就和城里的閨秀一樣,這一刻,杜金花卻不確定了。

    雖不愿承認,可在俞婉面前,郭羨月真是被比得渣都不剩了……

    無關衣著,無關首飾,只一個從容的眼神,舉手投足間都是氣質。

    “舅母。”俞婉又笑著打了一聲招呼。

    杜金花這才回神,見俞婉落落大方地看著她,不免又是一陣恍惚,這丫頭十年前都不開口叫人的……

    真是不一樣了……

    “阿婉吶!”張嬸上門了,“我家里的罐子沒了,想腌點菜,你們家還有多的嗎?”

    地里的菜能挖的都挖出來了,盡管不算多,卻也并不是一兩日就能吃完,張嬸怕放壞了,便改為腌著。

    “有的張嬸,您坐會兒,我去拿!”俞婉去灶屋抱了兩個干凈的大壇子出來,“張嬸您看夠嗎?不夠的話家里還有。”

    “夠了夠了!”張嬸接過壇子,看了一眼一旁的杜氏,“這是……”

    郭羨月已和郭羨巧進屋收拾東西了,堂屋只剩杜氏。

    俞婉就道:“我舅母。”

    張嬸正想說,你娘不是外地的、家里人都死光了么?哪兒來的舅母?

    一端詳,張嬸認出對方了:“啊,阿香的弟妹啊。”

    阿香,大伯母的小名。

    “這么多年了,咋一點沒變呢?還這么年輕!”張嬸說起了客套話。

    杜金花原不打算理她,聽到這句恭維,面上就是一笑:“是張姐吧?我說怎么這么眼熟?快進屋坐!”

    張嬸笑著擺手:“不坐了不坐了,家里還等著腌菜呢,我先走了!”

    之后,家中又陸續來了幾個嬸子大娘借廚具或工具,每人見到杜金花,都忍不住像張嬸那般夸贊一番。

    要說客套是真的,但杜金花保養得當也不是假的,她沒事兒便上城里蹭一瓶二姑奶奶的雪花膏,抹在臉上,皮膚嫩得像剝了殼的雞蛋一樣。

    不是她吹,這十里八鄉,就沒哪個婦人比她更顯年輕貌美的。

    一直到姜氏上門,杜金花再一次被啪啪啪打臉了。

    十年前姜氏什么樣,如今依舊什么樣,美得仙氣直冒,與俞婉并肩而立,說是姐妹都沒人不信!

    杜金花積攢了十多年的優越感,在姜氏母女面前,頃刻間碎了個底兒掉……

    ……

    入夜后,一家人圍坐一桌吃晚飯。

    姜氏與俞婉的樣貌的確讓人驚艷,可一身打扮仍舊寒酸得不像話,因此,郭家誰也沒覺得俞家發達了,尋思著,俞家這么窮,八成吃的都是些咸菜、腌菜。

    可他們看見滿滿一大桌肉香四溢的菜肴時,全都傻了眼。

    紅油發亮的鹵豬肘、色澤深潤的紅燜羊肉、油肥晶亮的蒸臘肉、澆了湯汁的紅燒魚,并幾樣用他們認不出的東西配著炒出來的小菜……

    咕~

    幾人齊齊吞了吞口水。

    便是在妹夫家,也沒吃得這樣豐盛的啊……

    “也許是死豬肉,賤價買來的。”杜金花小聲對郭大佑說。

    郭大佑哪兒管死豬活豬,這香氣,聞得他口水都流出來了,他當即叉了一筷子。

    哪知他筷子還未落下,郭羨巧便嫌筷子麻煩,直接上手了,搶的恰巧被他看中的一塊大羊肉。

    郭大佑瞪了小女兒一眼,又將筷子伸向了另一塊肥膩的羊肉。

    杜金花見父女倆都吃上了,也顧不上端架子了,伸長胳膊,嗖嗖嗖地把幾塊最肥、最嫩的羊肉、豬肘夾進了碗里,完事兒,還不忘一筷子挑了紅燒魚的肚皮,把最嫩的一塊給了郭羨巧。

    家里素來都把魚肚子留給不會吐刺的小蓁蓁,小蓁蓁便一直覺得魚肚子是自己的,這會兒自己的口糧沒了,她有些小難過,不過她沒哭也沒鬧,乖乖地等爹娘上桌。

    是的,大伯與大伯母還沒上桌,郭家三人便已經餓死鬼似的吃起來了。
3d开机号走势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