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穿越架空 >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129】手,別亂摸(二更)
    “活不過二十五……”

    “不過二十五……”

    冷風嗖嗖地刮過,俞婉一個機靈,自昏睡中醒了過來。

    頭頂的彎月不知何時躲入云層,連星子也全都隱蔽不見,四周黑漆漆的,只能聽見呼嘯而過的風聲。

    噩夢在腦海中悄然退散,很快,俞婉就記不清自己的夢了。

    她的思緒回到現實,她想起自己似乎是在躲避玉子歸的途中一腳踏空,跌下了山崖。

    她是摔死了嗎,還是——

    俞婉動了動身子,發覺自己似乎被什么東西給纏住了,像藤條,也像垂柳一般的軟枝,腳底是空的,背上的簍子沒了,胸前的包袱還在。

    后背與四肢傳來火辣辣的疼痛,肩膀與腰肢被纏繞得極緊,也勒得十分疼痛,由于垂掛太久,雙腿已經發麻了,好在胳膊還能動。

    俞婉自包袱里摸出火折子,想看看自己究竟被掛在什么地方,離地面遠不遠,不遠她就割斷藤條跳下去。

    哪知摸了半晌,火折子沒摸著,倒是不小心撞到一塊冷冰冰的東西,一塊小石子滾了下去。

    一、二、三、……

    足足七八秒才傳來啪的一聲啞響。

    俞婉的小心臟縮緊了。

    這哪里是離地面遠不遠?分明還懸掛在半山腰!

    俞婉不敢輕舉妄動了,唯恐一不留神,把這救命的藤條給掙斷了。

    可她不動,不代表就萬無一失了。

    黑暗中傳來一陣淅淅索索的聲音,俞婉本能地察覺到有什么危險的東西在靠近,她抬頭一看,猝不及防地迎上了兩點兇殘的綠光。

    是毒蛇!

    毒蛇吐著蛇信子,一把朝著俞婉咬了過來!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毛茸茸的小團子從天而降,啪的一聲砸在毒蛇的腦袋上,毒蛇身軀一僵,呱啦啦地墜下山崖了……

    小雪狐跌在了俞婉的胸口上,小爪爪抹了抹眼,一臉懵逼地抬起頭。

    我是誰?我在哪兒?我要干什么?!

    不待狐寶寶回神來,纏著俞婉的藤條終于不堪重負,咔的一聲斷掉了!

    一人一狐猛地摔了下去!

    俞婉本能地抱緊懷中的小東西,伸手去抓一旁的崖壁,卻只抓到一塊脆弱的巖石。

    啪!

    巖石裂了!

    這次再也抓不住什么了……

    千鈞萬發之際,一道健碩的身影凌空飛了下來,一把摟住俞婉的腰肢,另一手射出一個鋒利的鐵爪,死死地摳住了早先吊著俞婉的那顆長在崖壁上的大樹。

    雖沒看清他的臉,可俞婉認出了那股獨屬于他的男子氣息,以及那絲淡淡的幽香與似有還無的藥香。

    懸崖峭壁的,他怎么來了?

    怎么發現她不見的?又是怎么找到她的?

    思量間,二人蕩秋千似的在樹下晃了幾個來回,小雪狐嚇得都鉆進了俞婉的衣襟。

    二人的身形終于穩住了,他淡淡開口:“抱緊了。”

    事關性命,俞婉自然不會矯情,很是聽話地圈住了他精壯的腰身。

    穿衣顯瘦,脫衣有肉,說的就是這種男人了吧。

    俞婉隔著衣料都感受到了他每一塊腹肌的力量,并不是中看不中用的大塊頭,而是勻稱卻飽含力量的人魚線。

    怎么會有男人的身材這么好啊……

    “你,別亂摸。”燕九朝隱忍著沙啞的嗓音說。

    俞婉面不改色地地將自作主張的小狼爪收了回來……

    燕九朝慢慢地放長千機匣中的線,這線雖不足以讓他們到達崖底,卻在下降的途中,發現了一個隱蔽于峭壁的山洞。

    二人險險地進了山洞。

    俞婉自包袱里掏出火折子。

    洞頂倒掛著幾只蝙蝠,被火折子的火光嚇走了。

    巖洞不大,有大型飛禽做過巢穴的痕跡,但看得出荒廢已久,只剩一堆凌亂不堪的枯枝了。

    俞婉將枯枝拾掇了起來,混著地上的枯葉,點了一堆篝火。

    洞內的寒氣,瞬間驅散了不少。

    二人在火堆旁坐了下來。

    俞婉的肚子有些餓,奈何挖的筍與野菜全都不知摔到哪兒去了,好在包袱里還有水囊。

    俞婉解下水囊,拔掉瓶塞,正要仰頭去喝,卻忽然想到什么,把水囊遞到燕九朝的面前:“給。”

    燕九朝看了她一眼。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總感覺這人又與往日里不大一樣了,變得有些……讓人不敢招惹。

    俞婉以為他是嫌棄她用過的東西,解釋道:“我知道你們大戶人家講究,這水囊是洗過的,我還一口都沒喝呢。”

    燕九朝接過水囊,仰頭喝了幾口。

    俞婉看著他喉結滑動,心里一陣嘀咕,一定是他趕來救自己,把自己深深地感動了,不然怎么會看他喝個水都這么賞心悅目的……

    燕九朝喝完,把水囊還給俞婉。

    俞婉……俞婉忽然不大好意思喝了。

    “你嫌棄本少主?”燕九朝淡淡地朝俞婉了過來。

    俞婉將水囊收進包袱的動作就是一頓:“沒有。”

    燕九朝道:“那你怎么不喝?還是你希望本少主喂你喝?”

    怎么喂?

    嘴對嘴嗎?

    俞婉嗆了下。

    俞婉將裝了一半的水囊拿出來,拔掉瓶塞,在燕九朝霸道而又強勢的注視下,乖乖地把水喝光了。

    燕九朝眸色一深,掠過一絲令人毛骨悚然的深意。

    小雪狐蹦了出來,懵圈地看著自己在地上的影子,不時伸出小爪子撓一下,那熊樣,傻得冒泡。

    火堆沒支撐多久便滅了,山洞的寒意再次席卷而來,禍不單行的是,夜半下起了雨。

    山洞更冷了。

    不知這小雪狐是吃什么長大的,體溫比別的小獸高,趴在俞婉腿上,像個天然小暖爐。

    俞婉擼著它的小狐毛,身上暖暖的,不經意地往旁側一摸,摸到一只冷如冰雕的手,神色就是一頓:“你的手怎么這么涼?”

    不像是尋常的冰涼,倒像是——

    俞婉腦海里忽然閃過玉子歸的話:“燕九朝是不是沒告訴你,他活不過二十五?”
3d开机号走势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