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穿越架空 >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011】祖孫相見?(二更)
    顏如玉心情不錯地回了府,在兩日之內經歷了那么多“災難”后,總算時來運轉,有件大快人心的事了。

    那個女人仗著對少主府有恩,就敢欺負到將軍府頭上,真是給幾分顏色就開起染坊了,如今落在燕少主手中,不知會死得有多慘。

    “妹妹!”

    顏如玉剛進屋,一名身著華錦的公子便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赫然是多日不見的顏府大少爺顏榭。

    自打被上官艷修理一頓后,他便一直待在房中,說的好聽是養傷養病,實則是顏夫人罰他閉門思過。

    思了這么久,傷勢都痊愈了,身上也快發霉了。

    “什么事讓我妹妹這么高興?”他自顧自地在顏如玉身邊坐下,倒了一杯茶,一飲而盡。

    顏如玉淡淡地說道:“你哪知眼睛看見我高興了?”

    顏榭放下杯子:“哦,也是,西北大營讓匈奴人一鍋端了,爹爹生死未卜,娘又出此橫禍,妹妹若是還高興得起來,那就太沒良心了。”

    顏如玉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恨不得把他攆出去:“這么晚了,你過來找我做什么?”

    顏榭嘿嘿地笑道:“今晚有燈會,在麒麟街,去看看不?”

    顏如玉拿腔拿調地說道:“不是說爹生死未卜,娘又出此橫禍,沒心情享樂嗎?”

    “咳。”顏榭眼神一閃,“我這不是怕你難過,想帶你出去散散心嗎?”

    顏如玉淡淡地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休想讓我替你糊弄娘,要去你自己去!”

    顏榭哪兒敢吶?讓他娘知道他擅自出府,非得揍死他不可。

    他抓住自家妹妹的手腕,苦苦哀求道:“哎呀,好妹妹,你就答應大哥這一回吧,你小時候,大哥對你最好了,你二哥三哥都欺負你,哪次不是大哥替你出頭?”

    顏如玉冷冷地將地抽回手來:“這招對我沒用,想出府,自己想法子!”

    她可不想在這個節骨眼兒上落人口實,更何況,她今晚還有別的事。

    顏榭見死活勸不動妹妹,敗興地離開了。

    ……

    卻說俞婉與俞峰留宿在別院中,燕九朝卻是不便留下的,再怎么日天日地,某少主也明白姑娘家的名節不容有失的道理。

    他的離開讓俞峰松了一口氣,雖說燕少主沒做過傷害妹妹的事,但有關那人的傳聞太可怕了,在村子里好歹有那么多雙眼睛看著,這里卻他自己的地盤,他真想做點什么,他和妹妹哪里招架得住?

    小奶包在一人要了三個大親親后,乖乖地跟著爹爹回府了。

    兄妹二人在大伯房中整理藥材,除了他們,還有一個叫三兒的小廝。

    三兒是萬叔特地撥來伺候大伯的,從前在張太醫府里的做過藥童,略懂醫理。

    張太醫便是白日里突然降臨寶芝堂的兩位大夫之一,另一位是梁太醫,二人都是燕九朝請來的,為所有人免去的診金也是燕九朝自掏腰包的,這些,俞婉與俞峰就不知情了。

    不遠處傳來熱鬧的聲音。

    俞峰故作鎮定地分著藥包,卻忍不住拿眼珠子往外瞟。

    俞婉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問一旁的小廝道:“三兒,那邊是什么動靜?”

    三兒答道:“回俞姑娘的話,那兒是麒麟街,今晚有燈會。”

    “燈會啊。”俞婉喃喃,來古代這么久,還沒見識過京城的夜景繁華呢,“大哥,咱們去瞧瞧吧?”

    俞峰咽了咽口水,一本正經道:“你去吧,我看著爹。”

    分明想去得不得了,看來那句話沒錯,每個男人心里都住著一個大男孩兒。

    俞婉失笑,看了看一旁的三兒道:“很快就回來了,再說大伯有人照應,比你我厲害多了呢。”

    三兒嘿嘿地撓了撓頭:“你們放心去吧,我會照顧好俞老爺的。”

    俞峰還想說什么,被妹妹一把拽出屋子了,他堂堂七尺男兒,竟然掙不開一個姑娘家的手,說出去丟死人了……

    走出別院,一路往東,能看到一個水塘,沿著水塘往右,一直走,便抵達了麒麟街。

    麒麟街掛滿彩燈,儼然已成了一片五彩斑斕的海洋,大周民風較前朝開放,姑娘家并非足不出戶,大街上除了風流倜儻的公子哥兒,也有不少云英未嫁的少女,大戶人家的千金多由下人簇擁著,戴了面紗或斗笠,老百姓們就沒這講究了。

    “真漂亮。”俞婉對著兩旁的花燈望而興嘆。

    “妹妹喜歡哪個?”俞峰不忍看著妹妹對著花燈流口水。

    俞婉提起一個攤子上的蓮花燈道:“大哥要給我買嗎?”

    小販立馬道:“一百文一個。”

    什么燈要一百文啊?俞峰去拿錢袋的手僵住了。

    俞婉笑得不能自已,這個鐵公雞哥哥呀,真不知誰才能從他身上拔下一根毛來。

    “好哇!你敢跟蹤姑奶奶!”

    一旁的巷子里,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兄妹二人的神色就是一頓,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后,俞婉納悶地開了口:“不會是白小姐吧……”

    話音未落,俞峰已經一溜煙兒地閃去巷子了。

    俞婉放下花燈跟上去。

    二人沒聽錯,巷子里的人果真是白棠,而與白棠一道出現在巷子里竟然還有一個男人,從白棠的口氣中,不難聽出她讓人跟蹤了,俞峰袖子捋起,正欲好生教訓那登徒子一頓,卻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只見那華服公子蜷縮著身子倒在地上,白棠手里抓著一根木棍,對著他拳打腳踢:“知道姑奶奶是誰嗎?連姑奶奶都敢跟蹤,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怎么了,大哥?”俞婉走過來。

    俞峰弱弱地指了指被白棠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的登徒子。

    俞婉走過去一瞧:“咦?這人怎么有點眼熟?像是在哪兒見過。”

    這可不正是把俞婉與三個小奶爸抓進大牢的前巡城使顏榭嗎?得罪上官艷后,果斷被京兆尹開除了。

    顏榭本就是個草包,靠著上官艷的關系才在京兆府謀了個一官半職,事實上手不能提、肩不能挑,還好色成癮,最愛調戲貌美如花的姑娘。

    頭一次見俞婉時,他也動了些心思,只不過那會兒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不敢胡來。

    惹上白棠也是湊巧,二人雖是鄰居,卻從未打過照面,他哪兒知道這嬌滴滴的小姑娘是兇名在外的白府小姐啊?

    白棠將顏榭揍得很慘,乃至于俞婉都沒認出他便是昔日威風凜凜的顏府大少爺。

    “姑娘饒命,我再也不敢了!”顏榭連連求饒,他是一個人偷溜出府的,沒帶小廝與護衛,出了事連個防身的人都沒有。

    白棠又悶了他一棍子:“再敢跟蹤姑奶奶,仔細你的皮!還不快滾!”

    顏榭屁滾尿流地滾了。

    “你們怎么在這里?”白棠丟下棍子,拍了拍手,看向突然出現的兄妹二人。

    俞峰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

    俞婉彎了彎唇角道:“我們來看燈會,我大哥聽見你的聲音,以為你出事了,跑得比兔子還快。”

    俞峰的小心肝兒一抖。

    白棠哦了一聲:“我能出什么事呀?這種登徒子,來一個我對付一個!”

    俞婉笑了笑:“白小姐也是來看花燈的?”

    白棠嘀咕道:“是呀,結果碰上那家伙,真掃興!”

    俞婉瞥了眼一旁的俞峰:“我們剛來,還沒開始看,白小姐不嫌棄的話,一起吧?”

    三人一道在麒麟街的燈會上逛了起來,白棠是土生土長的京城人,這種燈會見得多了,并不感到稀奇,但能與朋友一起,也別有一番滋味。

    起先,三人還并排走著,后面俞婉一點一點地落下,二人竟然也沒察覺。

    俞婉好氣又好笑,雖說她是故意的,不想給二人做電燈泡,但這么無視她的存在是不是有點兒讓人傷心吶?

    “賣花燈咯!現扎的花燈!蓮燈桃燈杏花燈,八十文一個!”

    俞婉被小販的吆喝聲吸引了,這家的花燈確實不錯,她決定給小奶包一人買一個。

    俞婉給三個小奶包挑選花燈時,人群后方忽然傳來一聲尖叫:“哎呀!有人落水了!”

    俞婉想起他們來麒麟街的路上確實有一個水塘,而這里離水塘不遠。

    俞婉趕到時,水塘外已圍滿了路人,只是沒人識水性,倒是有個老漢找了根竹竿過來,想讓那人抓住,那人卻直直地沉下去了。

    情急之下,俞婉顧不上初春水寒的,撲通跳下水塘,將落水之人救了上來,卻是一個白發斑白的老者。

    俞婉摁了摁他胸口,老者吐出一口水來。

    一個大嬸兒道:“我適才看他在這兒站了半晌,原來是想尋短見啊。”

    這么老的老人尋短見,一定是碰上不好的事想不開了,眾人紛紛同情起這位老者來。

    哪知老者喘了口氣,對著那位大嬸兒劈頭蓋臉一頓臭罵:“你才尋短見!你全家都尋短見!”

    大嬸兒一噎:“你……你……你這老東西!”

    老者啐她:“你才是老東西!”

    大嬸兒氣了個倒仰!

    人家只是太同情他,隨口一說罷了,不是就不是,何必惡語相加?

    原本還有些同情他的眾人,紛紛嫌棄地散開了。

    這種死老頭兒,愛死哪兒死哪兒!

    “我是餓的。”濕噠噠的老者對俞婉說,他凍得慌,聲音有些發抖,“沒站穩,才落水了。”

    俞婉:“哦。”

    老者抱緊了瑟瑟發抖的身子,看向俞婉道:“有沒有吃的?”

    俞婉自荷包里拿出幾塊酥糖,剝了糖衣遞給他:“這個可以嗎?”

    老者拿過酥糖,狼吞虎咽地吃下了,一顆也沒給俞婉剩:“真難吃!”

    俞婉:“……”

    不用謝。

    真是個怪老頭兒,俞婉不想理他了,起身就走。

    “你就這么走了?”老者叫住俞婉。

    我難道還要對你負責嗎?

    老者道:“我住的地方不遠,你扶我回去。”

    俞婉道:“我要是不扶呢?”

    老者不假思索道:“我就說是你把我推下水的。”

    俞婉黑了小臉:“……老人家你這么碰瓷是不對的。”

    老者約莫也意識到自己對救命恩人太過分了,自身上摸出一個錢袋,自錢袋中倒出一個用臘密封過的錦盒,拋給俞婉道:“給你!”

    “什么啊?”俞婉剝掉蠟衣,打開一瞧,“天山雪蓮?”

    比寶芝堂的更大、更飽滿、更清香四溢的雪蓮,若說寶芝堂用的是一品雪蓮,老者給她的這顆就無疑是極品雪蓮了,若是以它入藥,必能更有療效!

    看在雪蓮的份兒上,俞婉果斷把他攙起來了:“老人家,您住哪兒!”

    ……

    夜涼如水,一輛馬車緩緩停在一處幽靜的大宅前。

    車簾被掀開,顏如玉自馬車上走了下來。

    朱紅色的宅門緊閉著,她拾階而上,皓腕輕抬,輕輕地叩響了宅門。

    嘎吱——

    不多時,厚厚的宅門讓人從里頭拉開了,一名年輕的小廝探出頭來,見是一個戴著面紗、衣著華貴的姑娘,警惕性降了不少,納悶地問:“有什么事嗎?”

    顏如玉溫柔地問道:“請問,鮑神廚在嗎?”

    小廝皺了皺眉。

    顏如玉瞧出了他的疑惑,耐心地解釋道:“是杜娘子告訴我,鮑神廚在這里落腳的。”

    小廝神色稍霽。

    顏如玉拿出了杜娘子的手帖,這是杜娘子臨走前留給她的,這算是杜娘子為她辦的最后一件事,從今往后,她與杜娘子便真的兩不相欠了。

    小廝看過之后,將手帖還給了顏如玉:“是杜娘子的手帖沒錯,不過,我家老爺不在。”

    顏如玉問道:“那我可以在這里等他老人家嗎?”

    “隨你。”小廝說罷,拿回腦袋,將大門合上了。

    顏如玉噎了一把。

    身后的荔枝抱怨道:“什么人啊?都不知道請小姐去里頭等的嗎?”

    顏如玉冷冷地睨了她一眼:“別亂說話。”

    荔枝悻悻地低下頭。

    杜娘子都這么難請,作為杜娘子的師父,自然不是誰都有資格見到了,她固然能動用將軍府的勢力,但一旦傳出去,不光彩不說,還容易落人口實。

    這些身懷絕技之人,往往都性情古怪,自視清高,沒關系,她顏如玉有的是耐心。

    “老人家,我們已經走了兩條街了,你家到底在哪兒?”

    這聲音!

    顏如玉眉心一跳,轉身朝夜色中望去,就見俞婉渾身濕漉漉的,攙扶著一個同樣濕漉的清瘦老者朝這邊走來。

    顏如玉懷疑自己眼花了。

    不是被燕少主給處置了嗎?怎么還會好端端地出現在她眼前?

    “俞……俞姑娘?”顏如玉試探地叫了一聲。

    俞婉抬起頭來,眸光一頓:“顏如玉?”

    一日之內碰到兩次,她與這個女人是不是也太有緣分了?

    顏如玉看也沒看被俞婉攙扶著的老者,不可思議地說道:“你……你不是……”

    “我不是怎么?”俞婉明知故問。

    顏如玉欲言又止,揶揄了半晌,話鋒一轉道:“哪兒都能碰見你,你可真是陰魂不散!老實說,你是不是從哪兒聽了什么消息,故意跟蹤我?”

    “我跟蹤你?來這里?”俞婉看了看荒涼的街道,兩旁都是舊宅,已經幾乎沒多少人煙了,她吃飽了撐著才會跟蹤顏如玉來這種地方。

    顏如玉覺得俞婉就是在跟蹤自己,否則不會這么巧:“你跟蹤我也沒用,鮑神廚不會見你的!”

    “鮑神廚?”俞婉摸下巴。

    宅門內的小廝聽到動靜,再次把門打開了,他探出頭一瞧,立刻拉開大門走了出來。

    顏如玉以為他終于要迎自己進屋了,得意地理了理衣襟,卻不料他越過自己,三兩步走下臺階,走到俞婉面前,沖被俞婉攙扶著的老者行了一禮:“老爺,您回來了!”
3d开机号走势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