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穿越架空 >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V100】備嫁
    俞邵青郁悶極了,他養的女兒,自己都沒疼夠,就得讓另外一個男人搶走了,更讓人心塞的是,他女兒還挺樂意被搶似的……

    俞邵青不好當著外人的面發作,一直挨到姚夫人與萬叔、杜紅娘離開,才胸悶氣短地去了廠房。

    大伯正對著禮書上的清單清點聘禮,少主府真是大手筆,足足一百六十二擔,別說鄉親們看傻眼,不是怕在少主府的下人跟前兒鬧笑話,他當場都給跪了。

    他哪里知道,少主府原就備了一百三十擔聘禮,上官艷又悄悄地添了三十二擔,合起來的數量確實太驚人了,要知道,本朝最尊貴的長公主出嫁都只抬了一百二十擔呢。

    大伯帶著兩個孩子點了一整日,一半都沒點完,快累成三頭牛了,兩頭小牛回老宅吃飯了,一會兒來換他,這么多聘禮擔心有賊惦記,得日夜放人守著。

    “大哥。”俞邵青走到大伯身旁的一個大箱子上坐下,屋里只一把椅子,正讓大伯坐著。

    大伯發現自家弟弟沒精打采的,古怪地問道:“你咋啦?出了啥事兒?”

    俞邵青不知該怎么與大哥說,說起來挺丟臉的,他是阿婉親爹,可阿婉在他與一個臭小子之間選擇了那個臭小子。

    “是婚期定下了吧?”大伯猜道。

    “唔。”俞邵青含糊地應了一聲。

    大伯權當弟弟是舍不得閨女才如此垂頭喪氣,抬起累得酸痛的胳膊拍拍他肩膀道:“你想開點,女兒家終歸是要嫁人的,阿婉嫁得不遠,你想她了,就去看她,她想家了,也能回娘家,你看看這些聘禮,多得數都數不過來……你在軍營怕是不知道,萬公子……不對,燕少主對咱們家阿婉是真真兒上了心的……瞅瞅你回回把人家揍的,人家爹是王爺,夠治你死罪的了!”

    大伯也就是嘴上這么一說,心里實則也不好受,阿婉雖不是他親生的,可在心里就是他親閨女,他哪兒舍得把阿婉嫁出去?

    可這不是沒辦法嗎?

    大伯嘆道:“我方才問過少主府的人了?難道就沒個遲些的日子?少主府的人說,好日子都給這個月占了,往后半年都沒這么好的黃道吉日,總不能讓阿婉再等上半年吧?阿婉年紀不小了。”

    俞邵青牙癢癢,狗屁沒黃道吉日!根本就是那小子按耐不住,想法子把他女兒拐回狼窩罷了!

    大伯語重心長道:“行了行了,別氣了,弟妹當初嫁給你的時候比阿婉還小呢,人家家里說什么了?”

    想到妻子,俞邵青沉默了。

    告別大哥后,俞邵青回了自家宅子。

    今日家中喧鬧,小鐵蛋沒念書,帶著三個小奶包瘋玩一整日,這會子全都睡下了,俞婉也撐不住困意抱住兒子睡著了,姜氏醒著,躺在床上,一下一下戳著小鐵蛋的臉。

    “阿淑。”俞邵青在姜氏身側躺了下來,從背后擁住她,埋首在她脖頸間深吸了一口她的香氣。

    “嗯?”姜氏疑惑地應了一聲。

    俞邵青道:“嫁過來這么多年……你想家嗎?等我能離開京城了,陪你回趟娘家吧。”

    不等姜氏答話,他接著道:“岳父岳母都不在了,旁支的親戚總該有的,你有想見的人嗎?”

    “沒有。”姜氏說。

    也不知是在說沒有旁支的親戚,還是沒有想見的人。

    岳父岳母去得早,妻子家中又無姊妹弟兄,俞邵青擔心說太多勾起妻子的傷心事,不敢再問,只抱緊了她道:“那你什么時候想回去看看了就告訴我,咱們把孩子也帶上。”

    怎么說都是自己的故土,縱然親人不在了,有生之年也會想要回去走走的吧,哪怕是給爹娘上一炷香、磕幾個頭。

    “嗯。”黑暗中,姜氏低低地回應。

    這一夜,姜氏沒把俞邵青這樣那樣,俞邵青越發覺得妻子是思念家鄉,下定決心,等洗脫了罪名一定帶妻子回家看看。

    十六的婚期,可供準備的日子不足七日,這可苦了雙方人馬,萬叔感覺自己的白頭發都多出好幾根了,上官艷直接搬進了府里,燕九朝想說什么,萬叔炸毛了:“還想成親不?想就給我閉嘴!”

    燕少主乖乖地閉嘴了。

    終于硬氣了一回的萬叔,雄赳赳氣昂昂地去讓人裝點府邸了。

    大婚后的住處選在少主府,上官艷其實有提議過蕭府,比起一年也住不上三四天的少主府,讓上官艷經營多年的蕭府顯然方方面面都更適合準備大婚,旁的不提,單從人員上說,蕭府庶務繁雜,下人們個個兒訓練有素,什么房做什么配合得天衣無縫,少主府這些糙老爺們兒沒有過做席面的經驗,使起來都不順手。

    “這哪兒成啊?”萬叔訕訕笑道。

    上官艷頓了頓:“是我沖動了。”

    兒子是不會愿意去蕭府的,去了就意味著承認自己是蕭振廷的繼子……在兒子心里始終只有燕王一個父親。

    上官艷擺擺手:“罷了,就少主府吧,我再去多調派些人手過來,大婚當日兩場席面,廚子與菜式得定好了,伺候的下人得安排妥當了,還有什么?”

    事兒多,上官艷腦子都漿糊了。

    萬叔忙自懷里掏出一紙清單:“這兒呢,老奴都記下了。”

    “你看還有迎親的。”迎親是頭等大事,車馬、樂師、護衛……排場小了兒子不愛看,排場大了又不知上哪兒才湊齊那么多人……從前是擔心兒子不成親,眼下卻是成得她措手不及,上官艷扶額道,“我去趟姚家!”

    上官艷找了姚夫人,二人忙活了一整日才把迎親的事宜和盤定下了。

    卻說忙碌的不止少主府,俞家也挺焦頭爛額的。

    “你們陪嫁定了嗎?”白棠得了消息也趕來搭把手,她雖未成過親,可白玉樓承包過不少大戶人家的婚宴,因此就算沒吃過豬肉她也見過豬走。

    少主府來了那么多彩禮,女方自然也要備點嫁妝,從彩禮中回一部分,自家再添置一部分,俞家生意剛起步,俞婉若是嫁個鄉紳綽綽有余,可做少主府的主母這點嫁妝就不夠看了,最后,俞邵青把那座山頭的地契給了俞婉,雖也沒多值錢,可至少是家里的一份心意,他們給不起田莊與商鋪,只能給一座貧瘠的山頭了。

    俞婉既是嫁去大戶人家,按理說也得有自己的陪房,可時間倉促來不及準備了,白棠院子里的下人倒是不少,奈何商賈家的丫鬟沒見過大世面,怕去了少主府反而給俞婉添亂,白棠便沒硬塞給俞婉了。

    “嫁衣有了嗎?”白棠問。

    俞婉面不改色道:“有了。”

    早有了,只是不敢如實告訴家里,謊稱是萬叔下聘那日送來的。

    “大婚后的衣裳呢?”白棠接著問。

    俞婉被問住了。

    白棠黑著臉道:“你不會打算大婚后還穿從前的布衣吧?我的姑奶奶,你是嫁給燕九朝的,從今往后你就是燕城的夫人、大周皇族的兒媳,你不能再穿鄉下人的衣裳了!”

    “家里還有好幾套新衣裳沒穿呢。”俞婉難得肉痛地說,但她明白白棠說的沒錯,大婚后是該有大婚后的樣子了,她不為自己著想,也得替燕九朝掙幾分薄面,原本娶個鄉下村姑就夠惹人笑話了,若這村姑再上不得臺面——

    俞婉想想還是覺得不能太丟臉,午飯后與白棠一道上了京城。

    如今定制來不及,只能買成衣了,白棠領著俞婉去了繡水街,這條街上全是繡樓與布莊。

    白棠拉著俞婉的手道:“咱們慢慢挑,不著急,天黑了你就去我家住,咱們明日接著挑。”

    俞婉點點頭,自家大嫂嘛,沒必要客套,對吧?

    二人進了一間叫云水間的繡樓,這間繡樓極大,足足三層,據說老板娘是江南人,做得一手好蘇繡,她的繡品曾被請到宮中,不少貴婦千金都慕名而來,以能得一件她親手刺繡的衣裳為傲,白棠不求她們能買到她的定制,只求能挑到幾身適合的衣裳。

    “這兒的繡娘都是她手把手教出來的,手藝比外頭的好呢,你看。”白棠說著,拉過了掛在架子上的一條廣袖月仙裙,裙紗慢攏、裙擺輕盈、針黹細密、刺上去的銀線像是真有月光打上去一樣,微微一動,月光在流淌。

    白棠已經能想象俞婉穿上它時能美成什么樣了:“就這件吧,你試試!”

    俞婉換上了廣袖月仙裙,這條裙子最大的特點就是腰身收得極緊,腰腹但凡有半點贅肉,都會穿出臃腫不堪的效果,然而俞婉的纖腰盈盈一握,再配上那寬大的廣袖,整個人都高挑了起來,美得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白棠簡直看呆了,知道這丫頭美,卻沒料到能美出這樣的高度,什么世家千金、什么大族名媛,這一刻在她身側統統相形見絀,整間繡樓靜下來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俞婉所吸引。

    她們也見過這條裙子,可沒覺著能這么好看吶?

    都說人靠衣裝,然而有時卻是一個人成就了一套衣裳。

    俞婉美得不可方物,就連過路的行人都駐足了。

    白棠腦海里只閃過一個念頭:買買買!多少銀子都買!

    就在白棠打算去問價時,另一個少女穿著同樣的廣袖月仙裙出來了,她的年紀比俞婉小,卻并不如俞婉臉嫩,身材也沒俞婉纖細,不過并不算鼓囊囊的,若無俞婉珠玉在前,她這身打扮雖不說很驚艷,但也不能說難看,只是在見了俞婉渾身冒仙氣后,再看她就有些土掉渣了。

    人群里,不知誰噗嗤笑了一聲。

    她先是一怔,隨后看見了不遠處與自己一模一樣打扮的俞婉,一張臉瞬間漲成了豬肝色。

    瞎子也看出俞婉穿得比她好看了。

    這條裙子她半月前就看上了,但那會兒她太胖了穿不上,為此她餓了自己十多天,好不容易能穿上了,又讓別的女人比下去了!

    少女氣壞了,上前一步指著俞婉道:“誰讓你穿這條裙子了?”

    俞婉古怪地朝她看過來,這才發現她挑了一條和自己同款的裙子,俞婉倒是沒覺得她穿得很難看,可她的做派不好看。

    俞婉問道:“不能穿嗎?你買下了?”

    “我……”少女噎了噎,她當然沒買下,她說道,“我比你先試的!”

    俞婉點了點她的裙子道:“你試的是你身上這條,我又不是從你身上扒下來的。”

    這話說得沒錯,總不能她試了一款裙子,然后所有的都是她一個人的了,公主也沒這般霸道的。

    少女是見俞婉的頭上沒什么首飾,只戴了一支地攤上買來的桃木簪子,篤定俞婉不是富貴人家的千金,這才起了仗勢欺人的心思:“我全都要了!把你身上這條脫下來!”

    白棠氣呼呼地走過來,瞪她道:“你說要就要呀,我們也要了!”

    少女上下打量了白棠一眼,白棠穿得還算體面,可與少女一比就有些不值一提了。

    少女譏諷一笑:“你買得起嗎,你就要?”

    白棠冷若冰霜道:“掌柜的,這條裙子多少錢?”

    掌柜訕訕地笑了笑,說道:“六百兩。”

    白棠驚呆了:“一、一條破裙子……六百兩?!”

    饒是她窮得只剩錢,也沒買過這么貴的衣裳,更別說這身裙子看上去根本不像造價很昂貴的樣子。

    “你的衣裳是鑲了金子還是鑲了寶石?怎么會這么貴啊?”白棠跺腳。

    少女不屑地嗤笑了一聲:“一看你們就是沒見過世面的,她身上這條裙子是夢娘親手做的,六百兩還便宜你了。”

    夢娘便是云水間的老板娘,廣袖月仙裙她只做了一條,余下的都是她徒弟高仿的,雖也仿得極好,卻賣不出她的價錢,少女原先看上的便是俞婉身上這一條,可她不是穿不進去嘛!

    “你當真想要?”俞婉問少女道。

    少女斜睨了俞婉一眼道:“怎么?想和我講條件呀?”

    白棠皺眉,這丫頭年紀輕輕的,怎么說話這么難聽?

    俞婉淡淡地牽了牽唇角:“你想要,給你便是。”

    白棠一怔,少女也狠狠一怔,儼然沒料到俞婉會如此輕易地將裙子讓出來,又不是不合身、不好看。

    還是說……她看出少女身份尊貴,不敢和她搶東西?

    不該呀,她不是這種人,她連顏如玉都不怕,怎么會怕這個憑空冒出來的小丫頭嘛,這小丫頭除非是個公主,否則還真沒什么能讓阿婉忌憚的。

    白棠不解地看向俞婉。

    俞婉去里間換衫,剛走了兩步,一名氣質優雅的少婦走下樓梯,她停在樓梯的半中央,遙遙望向俞婉:“你為什么不要這條裙子?是嫌它價錢太高嗎?”

    俞婉搖頭。

    夢娘看向俞婉身旁的少女:“是因為她?”

    俞婉再次搖頭。

    “那是因為什么?”夢娘問。

    俞婉云淡風輕地說道:“因為它不值這個價。”

    繡樓內一片倒抽涼氣的聲音,這個小姑娘竟然說夢娘的手藝不值這個價?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

    唯獨夢娘沒有表露出任何不滿,裙子是夢娘做的,夢娘比誰清楚,并不是她需要這條裙子,而是這條裙子需要她,只有穿在她的身上,它才美得發光,所以她說的沒錯,這條裙子的確不值這個價。

    俞婉去里間將裙子換下。

    少女發誓自己就算再餓上一個月的肚子,也一定得把這條裙子穿進去!

    卻哪知少女剛一伸出手,夢娘就比她更早一步將裙子接在了手里,隨后她看見夢娘拿出一把剪刀,將裙子剪了個稀巴爛。

    少女花容失色:“我的裙子!”

    夢娘看也沒看她一眼,走向俞婉,比了個上樓梯的手勢道:“這位姑娘,樓上請。”

    少女驚呆了,什么啊?她光顧云水間一年了都沒得到過夢娘的接待,這丫頭怎么一來就讓夢娘請上樓了呀?!<!-- 69s:114962:43040728:2019-08-16 11:01:01 -->
3d开机号走势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