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穿越架空 >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V259】一更
    梧桐苑大得像是一座獨立的宅子,原本按老夫人的意思,影十三與影六是小乖孫的貼身護衛,那便住進梧桐苑就是了,可如此便不大方便暗戳戳地搞事情,于是二人以外男不便與主子同居一院為由搬去了棲霞苑。

    棲霞苑中,二人與江海換好了夜行衣,青巖與月鉤則換了兩身尋常小廝的行頭。

    早先他們還能潛入國師殿,但如今阿畏被抓了,國師殿的守衛勢必越發森嚴,偷偷摸摸的可能性不大,只能光明正大地混進去了。

    “東西都帶上了?”青巖提醒。

    江海點頭,他看看月鉤與影十三。

    影十三道:“我沒什么可帶的。”

    他是殺手,除了一把劍就是自己的命。

    不被允許一同前往的影六幽怨地嘀咕道:“真不用我去啊?我很厲害的。”

    “你留下保護少主。”影十三說。

    影六拿出一柄隨身攜帶的桃木鏡照了照:“也好,聽說月光也能把人曬黑的。”

    影十三:“……”

    眾人:“……”

    留下影六是慣例,原先在大周時,他二人若不是十萬火急,都會錯開任務,至少留一個保護少主。

    影十三真沒想那么多。

    影六就算黑起來……也挺可愛。

    挺可愛的影六目不轉睛地盯著鏡子里的絕黑美貌,一邊沖幾人擺了擺手:“你們去吧,快去快回。”

    幾人出了棲霞苑,坐上停放在門口的馬車。

    這輛馬車是影六與影十三在西城會合后購買的一輛單馬馬車,是上等的千里馬,今夜為多載點重量,他們加了一匹同樣上等的好馬。

    幾個大男人將俞婉買來的綢緞以及成衣放進車廂里,車廂里黑漆漆,小黑蛋也黑漆漆,不睜開眼簡直與夜色融為一體。

    青巖與月鉤坐在外車座上,江海與影十三將自己掛在車廂下。

    可不知是不是青巖的錯覺,馬兒走得似乎有點兒吃力啊,他們幾個會輕功的高手當真有這么重么?

    車廂內,三個小黑蛋萌萌噠地眨了眨眼。

    馬車以力所能及的速度行駛到了國師殿的后門。

    “什么人?”一名侍衛警惕地走上前來。

    青巖自懷中掏出對牌,客氣地說道:“綢緞莊的,挽風大人要的料子與衣裳,我們連夜送來了。”

    侍衛看看對牌,又用劍鞘挑開簾子看了看里頭的衣料,狐疑地叫來同伴:“你去稟報挽風大人一聲,就說綢緞莊的人來了。”

    同伴點點頭去了。

    不怪他們如此警惕,實在是國師殿方才抓了個小賊,若此時再讓不明人等混進去,那他們這些侍衛真的不用繼續干了。

    同伴是與挽風一道過來的。

    侍衛給挽風行了一禮:“挽風大人。”

    挽風年紀輕,身份卻不低,他不咸不淡地看了馬車上的人,說道:“是我要的東西,怎么?這個也得我親自來取嗎?”

    侍衛恭敬地說道:“小的不是這個意思,國師有令,全殿戒嚴,屬下這也是為了國師殿的安危考慮。”

    挽風擺擺手:“行了,讓他們給我送進去。”

    “是。”侍衛讓開道來。

    青巖將馬車趕進了國師殿。

    影十三與江海全程收斂氣息,沒叫任何人察覺出他們的存在,當然了,也是挽風的緣故,侍衛們才沒徹查這輛馬車,否則任幾人再斂氣,鉆到車底看看也總是能看到。

    挽風在國師殿有自己的院子,他將馬車帶了過去,因猜到綢緞莊的人是他們,挽風去后門口接他們前便已經將院子里的下人打發出去了。

    “沒人,都出來吧!”挽風說。

    影十三與江海自車底出來了。

    挽風本以為只有江海,看見影十三他當場愣了下。

    半……死士?

    也不知是在驚訝他們多出來的同伴,還是這同伴竟然是個半死士。

    死士并不能稱作一個完整的人,他們只是一種殺人的工具,當工具成了殘次品時,等待自己的命運便只有銷毀或丟棄。

    影十三當年的確被丟在了亂葬崗里,與他一道被丟棄的還有十七八號半死士,他們被潑了火油,一把火下去只剩下身體被燒焦的聲音。

    影十三是唯一一個逃出來的,可沒逃多久毒性發作了,他躺在路邊等死,這時,燕九朝打他身旁路過了。

    燕九朝蹲下來問他:“會打架嗎?”

    “會。”

    他說。

    “怕殺人嗎?”

    “不怕。”

    他說。

    他被燕九朝撿了回去,燕九朝命人醫好了他的毒丹,隨后他順理成章地成了燕九朝的暗衛。

    同是死士營出來的死士,影六卻比影十三幸運許多。

    影六原是做斥候培養,沒吃多少苦頭,也沒吞下毒丹,他出來做任務,結果迷了路回不去了,抱著一個錢罐子坐在路邊哭。

    那是影十三第一次見一個死士哭。

    那樣子,傻到冒泡。

    真論起來,影六是正兒八經的死士,出身比影十三要高,但影六并不像一個死士,他的眼睛里沒有殺氣,心也是干凈的。

    影十三下了馬車后便沒再刻意收斂氣息,挽風感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殺氣。

    他似乎有些明白對方為何會成為他們的同伴了,哪怕是個半死士,可他的武功只怕是幾人之中最高的。

    這很奇怪不是嗎?一個半死士而已,是怎么做到這一點的?

    當然眼下不是深究這個的時候。

    “我打聽過了。”挽風說,“他被關在水牢。”

    幾人頷首,與江海的揣測差不多。

    挽風嘆道:“我師父算到你們會救他,加強了水牢的戒備,現在就連我也沒法輕易地把人放出來。”

    “你能進去嗎?”江海與青巖異口同聲地問,看來,二人都想到了一樣的辦法。

    挽風想了想:“我試試。”

    一刻鐘后,青巖與江海易容成國師殿的弟子,跟隨挽風一道去了水牢,月鉤與影十三潛伏在暗處接應,以備不時之需。

    看守牢門的是兩名金面死士與一個挽風的小師弟。

    小師弟見了他,笑盈盈地道:“挽風師兄,這么晚,你怎么來了?”

    挽風沒答他的話,而是道:“審問得怎么樣了?他可都交代了?”

    小師弟苦惱地說道:“那家伙的嘴巴也不知是什么做的,我們法子用盡了,仍是一個字都撬不出來。”

    聽說他們法子用盡,青巖的臉沉了下來。

    阿畏是他們之中年紀最小的一個,雖總讓他們欺負,但他們從不舍得真去動阿畏一根汗毛,該死的國師殿,最好別讓他發現他們對阿畏動了刑!

    “他是死士嗎?怎么會撬不開他的嘴?你們是不是偷懶了?”挽風一臉埋怨。

    小師弟為難地說道:“哪兒敢啊?從他被抓進來,我們一直審問到現在,可他不招啊!”

    “師父說了,他潛入國師殿,動機不純,且他還有同黨,指不定這會兒他們已經潛入國師殿,正想法設法地把他給救出去,你們可得把他看緊了,回頭人不見了,師父怪罪下來,你們全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這是自然!”小師弟保證道。

    “罷了,來都來了,我去看看里頭是怎么審的,怎的半日都審不出個一二三來。”

    “這……”小師弟遲疑。

    “怎么?我不能進嗎?”挽風問。

    小師弟撓撓頭:“不是我不讓挽風師兄進,是國師有令,除他之外,誰都不得擅自進入水牢。”

    “既然是師父的命令,那我便不強求了,我原本還打算幫你們審審的……”挽風一邊說著,一邊毫不強求地往回頭。

    “哎哎哎!”小師弟著急拉住他,人就是這樣,越強求越讓人起疑,云淡風輕的反倒讓小師弟覺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要不挽風師兄進去幫忙拿拿主意吧,實在不行,回頭在國師面前也替我們美言幾句,我們真的很用心做事,是那家伙,他嘴太硬了!”

    挽風嘆道:“我不保證一定能成,姑且試試吧。”

    “你們看緊了,不許放任何人進來。”小師弟吩咐完一旁的死士,領著挽風與他的下人進了水牢。

    遠遠的,青巖便感受到了阿畏的氣息,他心頭一緊。

    江海不動聲色地看了他一眼,沖他搖搖頭。

    他會意,按捺住心底的翻滾,面無表情地跟在挽風與那位弟子身后去了關押阿畏的水牢中。

    阿畏大半截身子泡在冰冷的潭水中,衣衫被剝落了,露在水面之上的肩膀并無任何鞭打的痕跡,這讓青巖放下心來。

    小師弟說道:“這樣的高手用刑定然是行不通的,我們于是給他下了不少蠱,可他每一樣都扛住了。”

    原來是下蠱,青巖在心里笑了。

    鬼族第一惡棍阿畏其實最怕疼呀,要不你們以為他是怎么練成高手的?打他兩鞭子他就全都招了,你們這群傻叉!

    按照他們的計劃,由挽風借審問的機會將鑰匙遞給阿畏,等他們離開后,阿畏再悄悄地開鎖。

    江海與青巖帶了老崔頭的迷藥,早已經不著痕跡地灑在了牢里,用不了半個時辰,牢中的侍衛與死士便會陷入昏睡,屆時阿畏便能堂而皇之地走出水牢了。

    可第一惡棍阿畏不是這么想的。

    他一把將挽風擒住了!

    還沒來得及遞鑰匙的挽風:“……”

    阿畏威武霸氣地說道:“放了我,不然我擰斷他脖子!”

    這很惡棍。

    這很阿畏。

    “……”江海與青巖不忍直視了。

    “你快放開挽風師兄!”小師弟厲喝。

    挽風是國師的嫡傳弟子,身份比他們這種小嘍啰高了不知多少倍,他若在水牢出事,他們也要吃不了兜著走。

    “……”江海與青巖只得配合著往下演。

    “你……你不要沖動,有話好好說!”江海語氣僵硬。

    青巖比他上道多了:“放放放!放你出去!千萬不能傷害挽風師兄!他是國師的大弟子,他少了一根頭發,國師都會跟你急的!”

    “哼!”阿畏果斷拔了一根挽風的頭發。

    被拔毛的挽風:“……”

    因挾持了挽風,阿畏被解了手銬成功放出水牢,為避免驚來巡邏的侍衛,江海與青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水牢的人全都打暈了。

    門外的金面死士聽見動靜,轉頭便往里去,卻讓撲上來的影十三抹了脖子

    挽風心口突突直跳,這真的是個半死士么?怎么會這么生猛啊?

    挽風四下看了看:“你們趕緊走吧,再有半盞茶的功夫,水牢就得讓人發現了。”

    “你怎么辦?”青巖問。

    挽風道:“你們打暈我!不要不……”

    “忍心”二字未說完,江海、青巖、阿畏齊齊伸出拳頭,將他揍暈了。

    然而就在幾人坐上馬車,打算從后門走出國師殿時,卻忽然,一股強大的氣息鋪天蓋地而來,青巖的胸口就是一痛,哇的出一口鮮血來。

    緊接著,江海也吐血了,他與青巖雙雙倒在了地上。

    月鉤堅持著走了一步,卻也咔的一聲,跪下了!

    影十三用劍支撐住幾乎要被壓斷的身子。

    是那個人來了嗎?好可怕的氣息!<!-- 69s:114962:43846013:2019-08-16 11:02:21 -->
3d开机号走势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