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穿越架空 >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V278】國君來了,父女初遇
    在高處太久的人往往會忘了腳踩在地上的感覺,一如女君,她自出生以來便是皇族的掌上明珠,全天下沒人敢欺負她,因此她才會有恃無恐。

    殊不知,世上總有那么些人是沒將她的身份放在眼里的。

    小黑姜把人抓了起來,一把懟到墻壁上:“說不說?不說打死你!”

    她是高高在上的女君,她才不要去害怕一個被皇室流放的孩子,然而死亡的恐懼籠罩了她,她幾乎是本能地對眼前的女人產生了一絲懼怕。

    這可真是丟臉啊。

    堂堂女君,竟被人施暴到慫了?

    女君曾幻想過無數次與這個同父異母的姐姐相聚的場面,但沒有一種是像眼前這樣。

    一個出生就被家族遺棄的孩子,一個在鄉野渾渾噩噩渡過了半生的村婦,就該是一副卑躬屈膝、畏畏縮縮、上不得臺面的樣子,自己能驕傲地將她踩在腳底,而不是被她揍得毫無還手之力!

    女君的目光艱難地四下張望。

    “你找他嗎?”小黑姜抬手指了指天上。

    女君順勢一看,就見前一瞬還在她身旁護駕的莫桑,不知何時竟被掛了在對面的屋檐上,華麗麗地暈過去了……

    這一切是怎么發生的?!

    莫桑可是不亞于死士的高手!

    “啊——”

    不待女君想出個所以然,又被那只素手狠狠地抻到了地上。

    她的珠釵散了一地,發簪也摔斷了,她度過了有生以來最痛苦難堪的一日。

    她試圖呼救,卻發現自己的喉嚨里早已疼得發不出一絲一毫的聲音。

    她祈禱著有誰能來救救自己,終于,那個人來了。

    俞邵青出宮后,惦記府里的姜氏,連燕九朝與赫連北冥都沒等,趕忙坐上馬車回府了。

    我被抓了。

    阿淑一定好擔心我。

    吃不下飯,喝不下水,以淚洗面……

    抓著女君暴揍的小黑姜弱弱地打了個飽嗝……

    俞邵青打算以最快的速度回府,讓車夫抄了條小道,結果就給堵在道上了。

    同樣被堵在道上的還有國君。

    國君猜到今日之事鬧得太大,皇后勢必會替女君府求情,他知道自己不會忍心拒絕皇后,可他又不想這么快原諒那個不孝女,于是想了個法子,先去外頭靜一靜,待到皇后歇下了他再回宮。

    他也讓車夫抄了小道。

    正巧就堵在俞邵青的馬車后。

    當然了,此時二人還不知對方都被困了在這條擁堵的小道上。

    此處距離他們的府邸不遠,步行只需半盞茶的功夫。

    于是在繼抄小道后,二人又神同步地選擇了棄車步行。

    俞邵青一下馬車,便看見了被王內侍扶下來的國君。

    國君褪下了明黃色的龍袍,換上了一身尋常世家老爺的錦服,許是沒拿自己當國君的緣故,他眉宇間少了一分睥睨天下的龍威,然而饒是如此,俞邵青在看見對方的第一眼,也依然打心眼兒里感到了一陣緊張。

    俞邵青幾乎是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桿,擺出了自己最英姿颯爽的姿態。

    “二爺,您怎么了?”車夫納悶地問。

    “我好看嗎?”俞邵青反問。

    車夫一愣:“呃……好看。”

    俞邵青還是理了理衣襟。

    另一頭,國君自然也看見他了。

    國君的眉心就是一蹙,怎么哪兒哪兒都有這個混小子?礙眼死了!

    看一次想抽他一次!

    俞邵青大大方方地走上前,與國君客氣地打了招呼:“真巧,沒想到會在這里碰見陛下。”

    國君懶得理他,頭也不回地走了。

    俞邵青邁步跟上。

    國君嚴肅地問道:“你為何跟著朕?”

    俞邵青啊了一聲,納悶道:“我沒跟著您啊,我是要回府,您和我是一個方向嗎?”

    國君:“……”

    忘記了,這家伙是他鄰居,他倆還真是同一個方向。

    國君不再說話,帶著王內侍悶頭朝前走去。

    俞邵青不緊不慢地跟著,該盡的禮數他盡到了,搭不搭理他那是國君的事了,終歸一會兒他就能到家,屆時國君愛上哪兒上哪兒。

    就在三人悶不做聲地走了一段路時,前方的一條小胡同里忽然傳來姜氏的聲音。

    “小雞仔?誰是小雞仔?”

    兇巴巴的,俞邵青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阿淑?”

    他試探地喚了一聲。

    這聲音不大,然而以小黑姜的耳力還是瞬間給聽到了。

    正把半死不活的女君高高舉起,打算哐啷一下摔成肉餅餅的小黑姜,身子忽然就僵住啦!

    小黑姜唰的將人放下來,一秒逃離戰場,噠噠噠地跑掉了!

    原地懵圈的三個小黑蛋:“……”

    呃。

    姥姥。

    你是不是忘記了什么?

    小黑姜一口氣跑回了東府后門,隨后一拍腦袋,哎呀她的蛋!

    小黑姜又噠噠噠地跑了回來。

    小黑姜打算抱著蛋蛋們離開,可惜來不及了。

    ——他的阿淑從來沒有獨自出過門,遇上壞人了可怎么好啊?

    阿淑會讓人欺負的!!!

    念頭閃過的俞邵青以趕著投胎的速度奔進了巷子里。

    “阿淑!”

    俞邵青一眼看見了滿地血跡,心都要跳出胸腔了!

    他一會兒不在家,他的阿淑果真出事了!!!

    小黑姜西子捧心,扶住額頭,軟綿綿地倒在了地上。

    三個小黑蛋見她倒了,也齊刷刷地躺倒了。

    完全不知發生了什么事的女君頂著豬頭臉抬起頭:“……”

    大寶忽然爬起來,撿起地上的棍子,塞進了女君的手里,隨后“啊”的一聲倒下啦!

    “阿淑!”

    “大寶!”

    “二寶!”

    “小寶!”

    俞邵青火急火燎地沖進了巷子。

    國君晚了俞邵青幾步,但也沒慢太多,他抵達現場時俞邵青已經將姜氏抱進了懷里。

    姜氏的半邊身子讓俞邵青高大的身形擋住了,國君看不見她的容貌,只聽見她病歪歪的咳嗽聲:“……她……她自己摔倒了……就怪我……相公……我好怕……”

    俞邵青心痛地說道:“別怕,我來了,我不會再讓人欺負你了!”

    “嗯。”姜氏委屈巴巴地將頭埋進了自家相公的懷里。

    喚俞邵青相公,這么說來,那女子是俞邵青的妻子?

    國君的心底升起了一絲好奇,然而國君并沒有冒昧地走過去,他的目光被滿地的血跡,以及三個倒在血跡中的小黑蛋吸引了。

    這不是大寶和小寶嗎?

    等等?

    還有一個寶?!

    一個、兩個、三個!!!

    國君驚呆了。

    三人的烈焰紅唇早就花了,看上去像是被人揍了幾十小拳拳,紅腫紅腫的。

    國君分不清誰是大寶、誰是小寶,他只知三個孩子都倒下了,似乎傷得很重。

    他顧不上滿地血污,先將最近的一個小黑蛋抱了起來。

    這是小寶。

    小寶被他抱起來的一霎,“艱難”地睜開眼,看了看他。

    他將小寶交給王內侍,又去抱大寶和二寶。

    二人也都“虛弱”得不像話,小手手捧著小胸口,西子捧心心。

    國君感覺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是誰這么殘忍?連幾個無辜的孩子都不放過?!

    國君按耐住滔天怒火,渾身發抖地說:“誰……誰干的?!”

    三個小家伙顫顫巍巍地抬起小手手,指了指被揍得爹媽都認不出的女君。

    女君趴在地上,手里抓著一根棍子,她不知是哪個好心的孩子遞給她的,總之她不要再挨打了。

    國君放下孩子,走過去就要詢問她一番,哪知剛一靠近就挨了她一棍子!

    國君:“!!!”

    王內侍三兩步跳了過來,一腳踹開她:“哎呀!你連國君都敢打!你是找死嗎!你這惡婦!”

    我不是惡婦……

    我是女君……

    不怪王內侍不認得她,實在是她親爹都認不出她了,何況一個太監呢?

    王內侍炸毛了:“來人!此惡婦在天子腳下行兇,欺凌弱小,行刺國君!還不快把她抓進大牢!!!”

    不許抓我!

    我是女君!

    是女君啊——

    ------題外話------

    小黑蛋賣力演了一場,有票票捧場嗎?<!-- 69s:114962:43859940:2019-08-16 11:02:31 -->
3d开机号走势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