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穿越架空 >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V283】女君府要完
    一連幾日,修羅都沒再上赫連家的門。

    從前江海總與青巖坐在房中對弈,修羅來走動后,二人將對弈的場所換到了院中,名義上是說恐怕修羅突然發狂,這會子修羅不來了,沒人會發狂了,二人還是習慣性地把棋盤擺在了院子。

    只是二人時不時望過去的門檻上只剩下三個看起來孤零零的小黑蛋。

    阿畏的羊奶又煮多了。

    有關赫連家大少爺與駙馬的身份之事在朝堂、民間傳得沸沸揚揚,然而三法司并未獲權受理此案,一切皆由國君親自審理。

    國君的消息封鎖得緊,誰也不知案件的進展如何了,傳言究竟是不是真的。

    駙馬被關押在防守最嚴密的天牢之中,有些事原本可以通過駙馬的口問出來,然而駙馬在下獄的第一日便吐血暈厥了,這讓打算從駙馬著手的典獄長變得束手無策。

    典獄長上奏了國君。

    國君能怎么辦?自然得先醫好駙馬的病。

    他派了御醫前去為駙馬仔細醫治。

    來的是白御醫。

    白御醫醫術高明,早些年一直為皇后娘娘診脈,之后讓小帝姬要了過去,他常在女君府走動,對駙馬的狀況再熟悉不過。

    國君也正是出于這層考慮,才會派了他來。

    與他同來的是南宮璃。

    南宮璃是駙馬的兒子,兒子要見生病的老子,便是國君也不好多說什么,不過,國君并沒有讓南宮璃獨自前去。

    “駙馬脈象如何了?”牢房外,國君神色嚴肅地看向正在為駙馬請脈的白御醫。

    白御醫垂眸,既沒看國君,也沒看國君身側的南宮璃,不疾不徐地說道:“回陛下的話,駙馬的脈象十分雜亂,駙馬前幾日便染了一場風寒,而今又獲罪下獄,怒急攻心之下,血氣上涌,這才吐血暈厥了。”

    “我父親有大礙嗎?”南宮璃擔憂地問。

    白御醫一臉遲疑地說道:“微臣……不敢妄言。”

    南宮璃面色一沉:“白御醫此話何意?莫非我父親醒不了了?”

    白御醫清了清嗓子,拱手道:“回郡王的話,微臣不是這個意思,只不過……駙馬早年受過傷,落下病根,受不得刺激,待在牢獄之中于他養傷無益。”

    國君冷冷地哼了一聲。

    儼然對這個騙婚的女婿失望透了,早有妻妻,卻拋妻棄子哄騙了他與皇后唯一的愛女,不是看皇后的顏面,這種負心漢他能拖出去打死一百次!

    國君不在意駙馬的生死,南宮璃卻不能任由父親留在獄中。

    一則,駙馬是他的生身父親,他不忍生父受苦;二則,駙馬的病另有隱情,若讓外公知道駙馬這些年是如何被母親留在身邊的,母親的處境就尷尬了。

    “外公。”南宮璃哀求地說道,“能不能先讓父親回府養病,外公可以派人日夜看著他,我們也絕不單獨見他,等父親的身子好些了,外公再來審問他如何?”

    嘴上說的不單獨見,可女君府是他的地盤,見不見還不是他一句話的事?

    當然這個,就沒必要讓外公知曉了。

    國君正在氣頭上,自然沒這么心疼駙馬,不過,若駙馬當真死在監獄里了,后果就有些不堪設想了。

    駙馬的罪名成立了,他怎么殺都師出有名,如今一切尚未蓋棺定論,駙馬的死就是枉死。

    南宮璃給白御醫使了個眼色。

    白御醫會意,定了定神,對國君道:“如今氣候反復,牢獄潮濕,通風不暢……”

    國君不耐地擺擺手:“知道了,朕許他出府醫治就是了。”

    南宮璃暗松一口氣:“多謝外公。”

    然而就在南宮璃即將喚人將駙馬帶回女君府時,獄卒稟報——赫連家主以及赫連大少爺求見。

    赫連北冥?燕九朝?

    南宮璃的眸光冷了下來。

    “宣。”國君道。

    “是。”獄卒前去天牢外,將二人領進了大牢。

    “陛下。”通道中,赫連北冥坐著輪椅,沖國君欠身行了一禮,隨后也給南宮璃行了一禮,“小郡王。”

    南宮璃不著痕跡地看了燕九朝一眼,客氣地問赫連北冥道:“大將軍怎么來了?是有事求見我外公嗎?”

    赫連北冥道:“我是帶朝兒來探望他父親的。”

    一句“他父親”,讓南宮璃緊緊地拽住了拳頭。

    赫連北冥看看駙馬,又看看抬著擔架等候在一旁的女君府侍衛,故作不明地問道:“這是要把燕王抬去哪里?”

    他連稱呼都變成燕王了,南宮璃的臉色變得再也兜不住:“我父親病了,外公準許我先帶他回府養病,等痊愈了再接受審問。”

    赫連北冥哦了一聲道:“這么巧,朝兒也是來給他父親探病的,他還帶了大周最有名的神醫。”

    南宮璃神色淡淡地說道:“女君府有御醫,不牢赫連家費心了。”

    赫連北冥道:“崔神醫就在外頭,他素有再世華佗之稱,他的一手祖傳金針出神入化、起死回生,不如請他來為燕王施針,沒準燕王即刻就醒了,都不必回一趟女君府了。”

    這話可太合國君心意了。

    國君迫切地想落實駙馬的罪名,恨不得拿水把他潑醒才好。

    于是,不等南宮璃拒絕,國君便將那位起死回生的崔神醫召進了天牢。

    一行人站在過道之中,老崔頭拎著醫藥箱入內。

    老崔頭開始為燕王診治了。

    南宮璃的目光一會兒落在駙馬的臉上,一會兒又落在老崔頭的手上,最后,他看向了始終淡定不言的燕九朝。

    燕九朝穿著一件墨色錦服,雙手隨意地背在身后,身姿挺拔,豐神俊朗,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讓人難以忽視的皇族貴氣。

    南宮璃不論容貌或氣度,都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然而與燕九朝一比,就連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認,他被這個聲名狼藉的病秧子比了下去。

    嫉妒,侵蝕著南宮璃的心口。

    他比燕九朝優秀。

    燕九朝不學無術,他學富五車。

    他自幼在爹娘膝下長大,燕九朝卻有爹娘生,沒爹娘養。

    燕九朝是大周世子,他是南詔皇長孫,燕九朝做到頭了也就是個王爺,他不同,他日后會是南詔的國君。

    他終有一日會把燕九朝狠狠地踩在腳下!

    這么想著,他心里總算舒坦了。

    而另一邊,老崔頭的診脈也結束了。

    治醒駙馬是大話,老崔頭醫術高明不假,但起死回生就有些辦不到了,何況駙馬的昏迷不醒壓根兒不是藥石能醫。

    “哎呀。”老崔頭一臉驚訝地說,“駙馬的脈象不對呀!”

    南宮璃眉心一蹙。

    “怎么不對了?”赫連北冥問。

    老崔頭道:“他是不是讓人下藥了?”

    “下了什么藥?”赫連北冥問道。

    “噬魂草。”老崔頭道。

    南宮璃眸光一冷:“你胡說!”

    老崔頭才不會被他嚇到,想他在南詔也是伺候過皇帝與寵妃的人,這段日子又被迫伺候那個小病秧子,他早練就出一顆鋼鐵之心。

    老崔頭眼皮子都沒抬一下:“我哪里胡說了?他的脈象分明就是這么說的,怎么?你們南詔的御醫診不出來嗎?”

    當然診不出來,噬魂草若是這么容易診出來,早讓旁的御醫發現端倪了,只不過,噬魂草的確會導致脈象有異,但尋常御醫只會認為是駙馬身體虧空所致,不會猜到有人給駙馬下藥。

    “也不知你是哪里來的大夫,張口閉口就說駙馬讓人下了噬魂草,我看你是想無事生非,給南詔皇室潑臟水。”

    “是不是潑臟水驗一驗不就是了?”老崔頭說著,根本不給南宮璃反應的機會,自懷中掏出一片枯黃的噬魂草葉,用金針飛快地在駙馬指尖扎了一下。

    “你……”南宮璃連阻止都來不及,就見駙馬的血滴在了葉片上,枯黃的葉子瞬間變得血紅一片。

    南宮璃變了臉色。

    老崔頭看向白御醫道:“你是御醫,你總該認得這東西吧?你不認得沒關系,把你們御醫局的人全都叫來,讓他們認認,看這是不是噬魂草的枯葉,又是不是只有噬魂草的藥性才能讓它變得血紅一片?”

    白御醫被噎得說不出話了。

    他千算萬算,沒算到對方真的會有一個神醫。

    噬魂草,國君也是聽過的,一種可以治療傷勢的藥物,早些年牛蛋為他南征北戰時,沒少用過這種藥,但因其能迷亂心智,用起來需得十分謹慎。

    國君看向南宮璃的眼神變得有些變幻莫測。

    老崔頭說道:“哎呀呀,你們不安好心!你們給燕王下藥!燕王就是這樣被你們拐來南詔的,并且欺騙了這么多年的!”

    南宮璃冷聲道:“你胡說!我們才沒有!父親與母親情投意合,是真心與母親在一起的!”

    老崔頭翻了個大白眼:“那你們還給他下藥!”

    南宮璃的額頭冒了一層冷汗,硬著頭皮道:“父親……前段日子受了傷,崴了腳,白御醫,你可是那時給父親用過噬魂草?”

    白御醫腦子轉過了彎來,忙附和道:“郡王不說我都忘了,確有此事,我一再叮囑駙馬,傷勢痊愈后就不要擦了,想來,是駙馬用得太多了,亦或是不慎入了口,這才導致體內有藥性的殘留。”

    老崔頭掏掏耳朵道:“我聽說,駙馬時不時就會忘記一些事?”

    南宮璃正色道:“那是因為我父親當年為救我母親受了傷,不僅容顏損毀,還留下病根。”

    老崔頭呵呵道:“你確定不是因為噬魂草?”

    南宮璃想宰了這個老家伙!

    南宮璃捏緊了拳頭道:“怎么可能?我母親才不會給我父親下藥!”

    “哦。”老崔頭一臉譏諷。

    南宮璃轉頭對國君道:“外公,還是讓我盡快將父親接回府里養病,等父親醒了,問問父親不就真相大白了?”

    老崔頭嘲弄道:“呵呵噠,再給灌一碗噬魂草,再騙他一次?”

    南宮璃氣得心口疼!

    國君深深地皺起了眉頭。

    一陣沉默的燕九朝忽然朝南宮璃看了過來,眼神淡漠地說:“我不放心把我父王交給你們。”

    南宮璃咬牙道:“他現在是南詔的駙馬!”

    燕九朝云淡風輕道:“我承認了嗎?大周帝后同意了嗎?沒拿到燕王妃的玉碟,你娘就只是一個妾,你呢,也只是一介庶子,在嫡兄面前,不要亂插話。”

    “你!”南宮璃要炸了!

    “都給朕住口!”國君也氣壞了,燕九朝那番話簡直是把他一塊兒罵進去了,堂堂南詔國君,居然教出個與人為妾的女兒,列祖列宗的臉都讓他丟盡了!

    國君道:“在一切水落石出之前,他仍是南詔的駙馬,送駙馬回女君府。”

    南宮璃得意一笑。

    “由燕世子親自照料。”

    南宮璃的笑僵在了臉上。

    由燕世子親自照料是什么意思?難道燕九朝也要搬進女君府嗎?

    南宮璃:“外公!”

    “相公!我們收拾好了喲!”俞婉唰的自通道盡頭探出一顆小腦袋。

    她背著一個大包袱。

    在她身后,三個小黑蛋也背上了自己的小包袱。

    ------題外話------

    女君府藥丸23333

    <!-- biqukan:69693:97466166:2019-08-18 10:04:15 -->
3d开机号走势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