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穿越架空 >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V302】二更
    南詔出了這么多岔子,也該來一場祭天安撫民眾了。

    南詔人比中原人有信仰,在某些事情上顯得過于盲目與盲從,但換個角度來講,它也有它得天獨厚的優勢。

    俞婉有幾日沒出門了,她一直在幫著阿嬤研究刻印之術,冊子上記載的是最古老的刻印之術,許多材料如今都找不著了,只得用別的東西代替。

    他們試驗了許多次,均已失敗告狀,一直到今早,俞婉無意中指尖的朱砂滴了進去,藥水的質地變了。

    “阿嬤,您看。”俞婉將忽然變得濃稠的藥水遞給老者。

    老者端起碗來聞了聞,點頭道:“刷子。”

    俞婉拿了一把小刷子給他。

    老者輕輕地蘸了幾滴藥汁,小心翼翼地涂抹在手札的封皮上。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原本“素面朝天”的封皮忽然浮現了一行小字。

    是陌生的文字,俞婉不認識。

    可架不住藥水成功了。

    “阿嬤您認得上面的字嗎?”俞婉問。

    老者點頭,是最古老的文字,但難不倒鬼族的祭師,因為祭師的不少書籍就是用這種文字記載的,他雖有些年沒翻閱那些書籍了,可稍作整理,認全一本手札不難。

    俞婉開心地彎了彎唇角:“那就拜托阿嬤了。”

    老者如實道:“我有些生疏了,全部看完需要一點時間,我會盡快的。”

    “嗯!”

    事關自家相公的性命,俞婉就沒與阿嬤客氣了:“那我不打攪您了,您慢慢看。”

    作為鬼族最有學問的祭師,沒人知道老者其實最厭惡看書,不過自打做了蓮花村的夫子,這毛病似乎被擰過來了,他再看書時頭也不昏眼也不花了。

    老者開始潛心研究手札,俞婉默默地為他合上了房門。

    俞婉回了梧桐苑。

    三個小黑蛋跟著阿畏去(學)練(下)武(蠱)了,不在院中,燕九朝也不在,他和青巖出去給幾個小家伙買糖葫蘆與浮元子了。

    有青巖跟著,俞婉挺放心,俞婉決定去老夫人那兒刷一波存在感,剛走到門口,碰見打屋子里出來的俞邵青。

    俞邵青的身后跟著耷拉著小腦袋、委屈巴巴的小黑姜。

    俞婉覺得她爹最近變得有點古怪,去哪兒都帶著她娘,一把年紀了還粘人成這樣真的好么?她這個做女兒的都快沒眼看了!

    被纏得這么緊,都不能好好地溜出去賭錢了。

    阿淑心里苦。

    阿淑不說。

    俞婉被這一波狗糧刺激得不要不要的,決定去找燕九朝。

    剛出東府大門,燕九朝回來了,他兩手空空,倒是青巖又是糖葫蘆又是浮元子,拎得手指都酸了。

    青巖趕忙將東西拎進府,俞婉要去搭把手,讓燕九朝攔住了。

    “帶你去個地方。”燕九朝說。

    俞婉古怪地問道:“去哪兒?”

    燕九朝賣關子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不帶大寶他們嗎?”俞婉問。

    “帶他們做什么?”燕九朝反問。

    原來是要單獨和她約會啊,俞婉的臉忽然有些紅,成親這么久,兩個人獨處的次數并不多,難為他有這份心,她自然不會拒絕。

    俞婉開開心心地與自家相公上了馬車!

    二人世界,我相公也挺粘我噠!

    很快,俞婉就會發現自己想多了……

    南詔一年到頭總有那么幾場祭天儀式,但多半由國師殿或蠱殿主持,國君極少會出現在儀式上,上一次還是兩年前圣物認南詔帝姬為主,國君一高興,來了場全民祭天。

    儀式上,小帝姬出盡風頭,過后沒多久便被冊立為女君。

    小帝姬在民間的呼聲一路走高,百姓對她的愛戴甚至隱隱蓋過了國君,大有“南詔百姓皆愛帝姬”的神奇盛況。

    可自打圣物失竊以及駙馬的身世曝光后,她的名聲便一落千丈了。

    不過,聽說她又尋回了圣物,并且將帶著圣物為南詔百姓祈福,百姓們還是紛紛趕來了。

    祭壇在皇宮往南三十里的一塊空地上,這里視野開闊、風水極佳,百姓們天不亮便等在這里了,南宮雁與國君的步攆抵現場時,祭壇早被圍觀的百姓堵得水泄不通了。

    御林軍廢了老大的力才為二人清出一條道來。

    南宮璃與小郡主也在隨行的行列,只不過二人沒乘坐步攆,而是與文武百官一道步行跟在國君與南宮雁的身后。

    十一月的南詔有些涼爽了,可架不住朝服厚重,又這么一路走來,百官們熱得衣衫濕透了,扎堆的百姓更不必說,早早地開始揮汗如雨了。

    然而即便如此,他們也沒有離開的跡象。

    “帝姬真的尋回圣物了嗎?”

    “聽說是的,不然她來祭天做什么?祭天這種事,是隨便什么人都能來的嗎?”

    “快看,國君帶著她上祭壇了!”

    百姓們紛紛朝祭壇望了過去。

    國君與南宮雁下了步攆,守在祭壇上的蠱殿與國師殿弟子虔誠地跪下。

    國君邁步上了臺階,剛走一步,忽然轉過身來,朝南宮雁伸出手。

    南宮雁感動地紅了眼眶,將手放在國君的掌心,由著國君牽著她走上神圣的祭壇。

    她穿著白底紅邊的廣袖束腰長裙,廣袖與裙裾被涼風獵獵吹起,她雖不再年輕,容貌卻依舊無可挑剔,一身雍容的皇族貴氣更是無與倫比。

    她走上祭壇的一霎,嘈雜的百姓們唰的一聲靜了。

    國君領著她走到蠱神的雕像前。

    她雙手交叉,手心朝內置于心口處,緩緩跪在墊子上,虔誠地磕了個頭,說:“信女南宮雁,叩見真神,蒙真神庇佑,信女南宮雁成功尋回圣物,今日祭天,既感真神庇佑,亦為百姓祈福。”

    祭壇四周的百姓們聽她說得動容,紛紛伸長了脖子,一瞬不瞬地看著她。

    南宮雁明白百姓在期待什么,早先她還擔心這一關不好糊弄,可見識了蠱后的威力,她一絲擔憂都無了。

    這只蠱后的威力絲毫不亞于曾經的圣物。

    她的目光掃過一旁的國師與蠱老殿的諸位蠱老。

    國師因知曉內情而稍顯淡定,蠱老們卻一個個都迫不及待了。

    南宮雁很滿意眾人的反應,她站起身,與國師與蠱老們見了禮。

    這一次的蠱珠是蠱老們準備的,因是祭天,需要足夠的儀式感,自然不會只拿幾個光溜溜的蠱珠這么簡單。

    他們拿出了一百尊蠱神雕像,每尊雕像都以用蠱珠作為眼珠。

    足足兩百顆蠱珠!

    饒是對蠱后充滿信心,南宮雁也不由地倒抽一口涼氣。

    當初將圣物自鬼族拿回來時,蠱老殿就用蠱珠測過圣物,兩百顆是圣物的極限,隨后,蠱老殿每年測試一次,也都是一樣的局面。

    南宮雁私底下用蠱后測過,兩百零一顆,比圣物還多亮了一顆。

    在南宮雁心里,已經將它當作真正的圣物了。

    南宮雁自信滿滿地走了過去。

    就見一百尊雕像的眼珠,唰唰唰地亮起來了。

    只是白晝的緣故,看著不如金鑾殿的蠱珠,但也已足夠震撼了。

    “是圣物……真的是圣物!帝姬尋回圣物了!”

    人群中,不知誰驚呼了一聲,百姓一下子炸開了鍋。

    俞婉就是這時被燕九朝拉進人群的。

    搞什么啊?

    不是要二人世界嗎?怎么會有這么多電燈泡啊?!

    還有,這些人在干什么?

    俞婉被擠得口吐舌頭、直翻白眼。

    百姓們紛紛打算跪下,參拜圣物。

    而南宮雁也做好了被眾人參拜的準備。

    她連驕傲與優雅的姿勢都擺好了。

    卻突然,嘭的一聲!

    一顆蠱珠爆破了。

    南宮雁一怔,眾人也跟著一怔。

    隨后,更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原先只勉強能看見一點光亮的蠱珠眨眼睛變得金光大亮。

    嘭!

    又一顆蠱珠爆破了。

    這下,眾人看出點名堂了。

    似乎是圣物的氣息陡然暴漲,將蠱珠給撐爆了。

    國師唰的看向南宮雁,雖不明白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但這絕非壞事,能讓圣物變得如此強大,又可以往南宮雁的身上安上一一樁功勞了。

    “恭喜帝……”

    國師話未說完,更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就見南宮雁的心口忽然閃出一道白光,一只通體雪白的蠱蟲呱啦啦地滾到地上。

    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啾啾啾地跑掉了!
3d开机号走势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