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穿越架空 >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V308】當年真相(二更)
    一聽蕓妃來了,國君與皇后的臉色都變得不大好看。

    皇后這輩子最痛恨的人就是蕓妃,她一點也不想見到她。

    國君比皇后好不到哪兒去,他雖不算一個稱職的父親,卻也絕不是一個荒淫無度的昏君,除了宮女外,他的后宮只有兩個女人,結發妻子皇后,以及形同虛設的蕓妃。

    蕓妃并不是個安分守己的性子,隔三差五總得鬧上那么一回,但她鬧她的,國君不理她,只一點,不許鬧到他與皇后的宮殿。

    今兒是奇了,這個女人將國君的旨意拋諸腦后了。

    國君眼下焦頭爛額的,沒功夫理她,對殿外說道:“就說朕與皇后商議要事,讓她回去!”

    宮人去傳話了,不一會兒又折了回來,為難道:“蕓妃娘娘說,您不見她,她就不走。”

    國君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情敵當前,皇后也顧不上與國君置氣了,理了理衣襟,擦掉臉上的淚痕,淡淡地說道:“本宮去見她。”

    這是在國君的眼皮子底下,不擔心皇后讓人欺負,國君也就沒有勸阻。

    皇后在宮人的簇擁下威風八面地出了寢宮,她早已斂起了在國君面前的柔弱,展現出了一國之母的凌厲與強勢。

    兩旁的宮人紛紛低下頭來,不敢直視他們的皇后。

    蕓妃立在宮門外的青石板地上。

    兩位后妃都已是為人祖母的年紀,臉上也都有了歲月的痕跡,可年輕時到底也曾是一等一的美人,又保養得當,看上去不過四十多歲的樣子。

    皇后端麗,蕓妃清媚。

    蕓妃看著皇后明顯哭過的眼睛,鼻子一哼,敷衍地行了一禮:“妹妹給皇后請安,皇后千歲千歲千千歲。”

    皇后瞧她那副裝腔作勢的樣子就來氣,淡淡地睨了她一眼道:“收起你那副假惺惺的樣子,全天下沒人比你更盼著本宮早死。”

    蕓妃翻了個白眼:“我盼又如何?皇后不還是好端端地活著?”

    “大膽!”蕓妃身旁的女官冷冷地出了聲。

    蕓妃啪的一巴掌扇過來,疾言厲色地說道:“你算個什么東西?本宮與皇后說話,輪得到你指手畫腳?”

    啪!

    卻是皇后反手一巴掌甩到了蕓妃的臉上。

    “你又算個什么東西!本宮的奴才幾時輪到你來管教?”

    皇后冷冷地說道。

    皇后以往并不這般凌厲霸道,今日是受了刺激,心火太大,又讓蕓妃刺激了一把,無處發泄竟然動了手。

    她戴著護甲,尖銳的甲套在蕓妃的臉上劃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腥紅的血珠滾了出來。

    蕓妃摸了摸臉,看看指尖的血珠,冷冷一笑:“皇后這就沉不住氣了嗎?讓妹妹猜猜,是不是陛下拒絕皇后的求情了?想想也對,親生女兒被押入大牢,這輩子都翻不了身了,若我是皇后,也恨不得氣個半死呢。”

    皇后捏緊了拳頭,指尖緊緊地掐進了肉里。

    蕓妃譏諷地笑道:“聽說大帝姬回來了,陛下一定很想認回她吧,怎么辦?等她繼承了大統,我就是南詔的太后,姐姐猜,她會怎么對付你和你的骨肉?”

    皇后再次揚起手來。

    蕓妃扣住她手腕:“姐姐可當心點,我不是沒有依靠的人了,陛下日后都得求著我,更別說姐姐你了。”

    皇后咬牙切齒道:“你別高興得太早!”

    蕓妃淡淡地笑道:“我說過我的孩子會回來的,姐姐你機關算盡,到頭來還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我聽說,小帝姬用我女兒換來的圣物不肯認她為主,不遠千里,認了我的小外孫,姐姐你覺著這是什么?我覺得是天意,姐姐說呢?”

    皇后厭惡地看著她,也不住費了多大的力氣才忍住沒一巴掌扇下去。

    蕓妃舉眸望了望天,緩緩抬起雙臂,難掩歡喜地說道:“這么多年來,我每一天都期盼那孩子回來,姐姐一定也期盼著那孩子永遠別回來,但似乎……老天爺站在了我這邊。姐姐不是說我肚子里懷的是天煞孤星嗎?那姐姐不妨睜大眼看看,看這個天煞孤星是怎么一步步回到宮里,又怎么一步步替自己復仇的!”

    “說夠了沒有!”

    國君沉著臉,邁步走了出來。

    蕓妃憤憤地哼了一聲,不甘不愿地收了架子,轉身行了一禮:“陛下。”

    國君看也沒看她,走到皇后身側,扶住皇后的胳膊,溫聲道:“你沒事吧?”

    皇后讓蕓妃氣得險些站不住,國君這一下扶得正好,再晚兩步她估摸著直接暈過去了。

    皇后喘息著說道:“我沒事。”

    蕓妃冷冷地翻了個白眼:“除了裝大度、裝可憐你還會做什么?裝了這么多年你不嫌累嗎?你就接著裝吧,反正也裝不了多久了。陛下心疼你,別人未必。”

    這是在說大帝姬繼承大統后,不會將這個嫡母放在眼里。

    事實上,以大帝姬與皇后母女勢同水火的關系,還真有可能將皇后與小帝姬打入冷宮,讓她們也嘗嘗流離失所的滋味。

    國君冷冷地呵斥道:“你給朕住口!”

    蕓妃吃味兒地捏了捏帕子,不甘地說道:“陛下除了讓我住口,還會做什么?皇后是陛下的女人,難道我不是嗎?一夜夫妻百夜恩,我也為陛下生下了骨肉,陛下卻連看也不看我一眼!為什么?就因為我生來低人一等嗎?陛下甚至連我的生的孩子也扔了!好啊!扔就扔!有本事別去認她呀!”

    國君沉聲道:“朕的事,不用你來插手!”

    蕓妃苦澀一笑:“是不是在陛下心里,我做什么都是錯的,皇后做什么都是對的?有些話我憋在心里許久了,從前陛下懶得聽我說,但如今我女兒帶著圣物回來了,我想,陛下就算是看在她的份兒上,也總該會聽我把話說完的。”

    國君想駁斥,卻發現自己反駁不了。

    蕓妃是從前的蕓妃,卻又不是從前的蕓妃了。

    若大帝姬果真要繼承大統,那么蕓妃就將成為南詔的太后。

    自己與大帝姬的關系已經如履薄冰,再不善待她母親,只會讓父女倆的關系變得更為僵硬。

    蕓妃自嘲地笑了笑:“這些年我是怎么過來的,我就不說了,陛下只要不是聾子、瞎子,就該知道我過的都是什么日子,天底下沒有比母子分離更讓一個母親絕望的事,但陛下知道更絕望的是什么嗎?是我和那孩子原本都可以不用承受這樣的痛苦,是她!是皇后!”

    蕓妃的淚珠在眼眶里打轉,她抬手指向面色發白的皇后,“她串通老國師,給我女兒批了天煞孤星之命!害我女兒自出生就被親爹拋棄!陛下也是為了江山社稷的安危,我不能怪罪陛下,但是如今那孩子回來了,我懇請陛下給她一個公道!”

    國君的太陽穴突突一跳:“蕓妃……你……你休得胡言!污蔑皇后與國師殿的清譽!老國師已逝,死者為大……”

    蕓妃打斷他的話,幾近咆哮地說道:“若死的是那孩子呢!那么大的雪,那么遠的路……陛下就沒想過她可能凍死、病死在路上嗎?誰才是真正的天煞孤星,眼下難道還不夠清楚嗎?”

    是啊,不夠清楚嗎?

    兩個帝姬,誰攪得南詔滿城風雨,誰又安定了民心,很難判斷嗎?

    可那畢竟是他與皇后的骨肉啊。

    他不信皇后會做出陷害蕓妃的事,更不信南宮雁才是真正的禍國災星。

    翌日天不亮,邊關傳來八百里急報。

    燕王被擄走一事不慎走漏了風聲,大周皇帝雷霆震怒,命蕭振廷親自掛帥,率十萬鐵騎揮師南下!

    南詔邊境,淪陷了!
3d开机号走势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