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穿越架空 >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V411】燕小四的躺贏人生(二更)
    蘭氏的族老們已經連跪都跪不住了,齊刷刷地匍匐在地上,額頭虔誠地點著地,仿佛只有這樣才能表達他們對圣女的敬仰。

    俞婉讓七彩斑斕的圣女石迷花了眼,沒注意到場面已經失控了。

    她就說嘛,她這么厲害,怎么就不是圣女呢?

    她真傻,真的,真傻!

    為何從一開始便沒想過自己的血就是最尊貴的圣女血呢?

    俞婉挺起了小胸脯:“畢竟我這么厲害,對吧?”

    影六嘴角一抽,不忍直視了。

    確定是您自己厲害,不是什么別的緣故么?

    我可是清清楚楚地記得您第一次觸碰圣女石時,圣女石壓根兒沒反應的……

    影六自然猜不到燕小四的頭上,他又不知俞婉胎動了,不過一旁的燕九朝卻是將俞婉的動靜盡收眼底,胎齡小,剛滿四月,此時的胎動除了母體旁人壓根兒無法察覺,可偏偏,他察覺到了。

    那如同鴻毛飄過一般的細微動靜,讓他逆天的耳力捕捉到了。

    他瞇了瞇眼,意味深長的目光落在了俞婉的肚子上。

    “橙橙橙橙橙!”

    “綠綠綠綠綠!”

    “紫紫紫紫紫!”

    七彩斑斕的圣女石在俞婉的口令下不斷變換著顏色,美得俞婉的心都要化掉了。

    就在俞婉玩得不亦樂乎之際,就聽得一聲啞響,所有圣女石一同滅掉了!

    俞婉無辜地眨了眨眼,唔?什么情況?

    “……”

    燕小四睡著啦……

    俞婉看了看自己的一雙小胖手,她的血脈之力還時靈時不靈的?

    “咳咳!”俞婉清了清嗓子,機智地為自己打了個圓場,“好了,你們既然都看到了,我的確是圣女,如假包換!”

    蘭嬌這下承認也不是,否認也不是。

    因為如果道破了俞婉是蘭家嫡系的身份,自己與女兒的地位就不保了;可若是不道破,這丫頭可以自己道破,嘴巴長在這丫頭身上,還不是她想怎么說便怎么說?

    從方才這丫頭的表情來看,這丫頭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其實是圣女,還是如此強大的圣女,她之所以冒充蘭姬無非是自己不如蘭姬,現在她表現出了如此強大的血脈,她說什么蘭氏的族老都會信的。

    那么她……還愿意屈尊降貴地冒充自己女兒嗎?

    蘭姬考慮的,俞婉也考慮到了,既然她比蘭姬厲害,那她不用借蘭姬的身份也能在蘭氏一族興風作浪了呀!

    俞婉用折扇擋住唇角,小聲問自家相公:“我現在要表明真身,告訴他們我是二姥姥這一房的圣女嗎?”

    燕九朝淡道:“不必。”

    “為什么?”俞婉不解。

    因為你根本就不是圣女……

    燕九朝掃了她的肚子一眼,低聲道:“用蘭姬的臉做壞事,不是更好么?”

    對呀!

    她如今頂著蘭姬的臉,做了什么,將來這筆賬都會算到蘭姬的頭上!

    至于說幫蘭姬這一房長臉,不存在的,她保證自己給她們惹的麻煩,會比給她們漲的臉多。

    這么一想,俞胖婉不懷好意地笑了。

    看著俞婉的笑,蘭嬌的心里咯噔一下,本能地涌上了一股不妙。

    俞婉笑容可掬地走過去。

    看著俞婉朝自己走來,蘭嬌心底那股不祥的預感更濃郁了,難道這丫頭要道出自己的身份了嗎?

    俞婉來到蘭嬌身邊,探出手,一把挽住蘭嬌的胳膊,親熱地說:“娘,女兒方才已經證明自己了,我就是蘭家圣女,是您的親生女兒蘭姬。”

    族老們從未經歷過如此離奇的事,俞婉身上的狀況徹底顛覆了他們的認知,因此,哪怕典籍上這么寫著,他們卻不敢再全盤相信了。

    想來前人也是根據自己的觀察總結出來的規律,可凡事總有特例,不能他們與先輩們沒見過,便否認它的存在,否則,他們與井底之蛙何異?

    何況,若這個人的確不是蘭姬,而是另外一個圣女,她的血脈之力遠在蘭姬之上,壓根兒沒必要再偽裝蘭姬。

    畢竟冥都以實力為尊,她強她有理!

    一番權衡下來,眾人都選擇相信了俞婉。

    最先發聲的那位族老走了出來,他叫蘭奉,是蘭家十分德高望重的一位族老。

    他說道:“家主,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是聽了誰的讒言,竟會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心生猜忌?”

    “我……”蘭嬌百口莫辯。

    蘭奉族老擺擺手,打斷她的話,說到:“罷了,與你相處這么久,我也明白你不是那種會與女兒反目成仇的人,你方才也說了,只要她能證明自己就是蘭姬,便立刻將家主之位傳給她。”

    把家主之位傳給這個臭丫頭嗎?怎么可能?!

    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都是沒辦法收回的!

    蘭嬌咬咬牙。

    俞婉一臉善解人意地說道:“娘,您是不愿意把家主之位傳給女兒嗎?那便罷了,你我是母女,誰做家主都一樣,我不會介意的。”

    另一位叫蘭陽的族老開口了:“是啊,家主,你們是親母女,誰做家主不都一樣嗎?圣女如此孝順,你還擔心她做了圣女,會讓你受委屈?”

    可不是要她受委屈?

    這丫頭是蘭氏的爪牙,把家主之位傳給她,指不定要生出什么幺蛾子!

    如果可以,她真想撕了這丫頭的偽裝!

    可惜,一如當年她抱著襁褓中的圣女栽贓蘭家嫡系時,沒人相信蘭沁那伙人,眼下這丫頭“栽贓”她,也沒人會信她。

    蘭家人信的,永遠都是圣女。

    族老們虎視眈眈地看向蘭嬌。

    蘭氏一族極重血脈,從圣女出嫁不走蘭家就可窺見一斑,圣女是蘭家人不假,卻凌駕于所有蘭家人之上,便是生身母親也不能對圣女不敬。

    這也是為何,圣女對蘭嬌并沒有民間女兒對母親的諸多恭敬。

    蘭嬌知道這一劫是躲不過去了,只能肉痛地把家主之位交了出來:“……從今日起,家主之位就是圣女的了。”

    俞婉輕聲道:“多謝娘,不過,雖然我做了圣女,但我不會逼著娘從家主的院子里搬出去。”

    蘭嬌氣得后槽牙都癢了:“……說的什么話?我已經不是家主了,怎么好繼續住家主的院子?我……我今晚就搬!”

    俞婉認真地說道:“金庫娘也可以接著用。”

    “金庫是家主的,自然也是女兒你的。”蘭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還沒暈過去的,哪兒來的臭丫頭,真的是好氣人啊啊啊!

    “娘這么疼我,我一定不會不孝敬娘的。”俞婉說著,望著族老們嘆息一聲,“今日是我接任家主之位的日子,不知該怎樣慶賀一番才好。”

    影六見縫插針地說道:“小的聽聞在中原,新主登基都會大赦天下,圣女不妨也大赦蘭家吧?”

    與一國之主相提并論,真是好大言不慚,不過,神圣而強大的冥都人,還真沒將中原的皇帝放在眼里,因此誰也不覺得這個提議有什么不對。

    這次,俞婉就沒過問蘭嬌的意見了,直接望向族老們道:“諸位族老有意見嗎?”

    “沒有沒有!”早已被七彩圣女嚇傻的眾人撥浪鼓似的搖頭!

    俞婉彎了彎唇角道:“那便大赦蘭家,將所有蘭家天牢里關押的罪人都放了。”

    蘭家天牢關押的“罪人”中,有兩位是俞婉的表舅。

    當年蘭嬌誕下圣女,母憑子貴,一躍成為蘭家備受關注的人物,但……圣女尚小,真正接管蘭家需等到大婚之后,蘭嬌等不了那么久,于是設計給圣女的乳母投毒,又買通了蘭氏身邊的丫鬟,污蔑是罪魁禍首是蘭氏。

    蘭氏的兒子為母打抱不平,蘭嬌趁亂抱著圣女摔到地上,并用身子護住圣女,做出一副他們要打殺圣女的架勢。

    二人見洗脫不了冤屈了,索性把蘭氏的“罪名”一并攬到自己身上,道是他們買通丫鬟,與蘭氏無關。

    蘭氏教子無方,被廢黜家主之位,兩個兒子則被打下冤獄。

    這么多年來,蘭嬌之所以沒殺了兩個侄兒,不過是因為他們是威脅蘭氏最有力的籌碼,如果他們沒了,那她還拿什么來掣肘蘭氏?!

    蘭嬌氣得發抖,卻根本沒辦法阻止俞婉。

    不過,她若以為俞婉只做這么幾件禍禍人的事,那就太天真了。

    ------題外話------

    九哥:玩得開心嗎?

    胖婉:\(≧▽≦)/開心!

    九哥:沒問你。

    燕小四:o(* ̄︶ ̄*)o
3d开机号走势图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