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穿越架空 >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V530】無敵燕小四!
    幾乎是同一時刻,俞婉頭頂的珠釵唰的發出了刺目的光亮,就聽得一聲尖嘯響起,明明就要咬上俞婉的桑家陰蠱仿佛受到了某種刺激,一下子跌落在地上。

    “發生了什么事?”俞婉被燕九朝護在懷中,看不清身后的狀況,只隱約感覺什么東西閃了一下,自己似乎死里逃生了一回。

    燕九朝看看跌落在地的桑家陰蠱,又看看俞婉頭頂的珠釵,冥都以圣女石為尊,相信它能給自己帶來祥瑞之氣,因此不少首飾中都鑲嵌有圣女石。

    方才就是圣女石發光了,才將桑家陰蠱擊退的。

    “它怕光!”燕九朝說。

    “什、什么光?”俞婉錯愕。

    “強光。”如夜明珠這種清潤而微弱的珠光,桑家陰蠱饒是不喜歡,卻并不會感到太大的不適,燕九朝念頭閃過,問俞婉道,“你身上還有沒有圣女石?”

    “有啊,那東西……是怕圣女石嗎?”俞婉忙將袖口中的鐲子拔了下來,這是二姥姥送給她的,上面鑲嵌了好幾顆碩大的圣女石。

    燕九朝將圣女石撬了下來,在桑家陰蠱再一次他們襲來時,將手中的圣女石擲了出去。

    圣女石發出了亮眼的光,在陰森黑暗的通道中顯得異常刺目,本就畏光的陰蠱仿佛被刺痛了雙目似的,又發出了一聲慘烈的尖嘯。

    圣女石將通道照得亮若白晝,這對于習慣了暗無天日的桑家陰蠱而言,無異于刀山火海,在強烈的不適下,它甚至連威壓都難以順利地釋放出來。

    俞婉也看出了桑家陰蠱的難受:“原來,它真的怕圣女石的光啊。”

    怪道冥都崇尚圣女呢,如此可怕的陰蠱,原來克星就是圣女手中的圣女石。

    桑家陰蠱轉了幾個方向,都無法擺脫無孔不入的圣女石之光,它漸漸萌生了退意,巨大的蟲尾一擺,朝禁地的深處去了。

    “想逃?”俞婉抓起一顆落在地上的圣女石,朝桑家陰蠱狠狠地扔了過去。

    桑家陰蠱尾巴一擺,避開了。

    俞婉又抓了一顆,它又給避開了。

    俞婉咬牙:“這家伙,身法還挺敏捷啊!讓它逃了,一會兒再把它引出來,怕是沒那么容易了!”

    說時遲,那時快,躲在俞婉懷中的小蠱蠱嗖的閃了出去,如一道閃電,朝著桑家陰蠱直直地撲了過去。

    它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將忙著潛逃的桑家陰蠱撲倒在灰撲撲的地上,打了好幾個滾,又撞在了一旁的墻壁上。

    桑家陰蠱怒了。

    被圣女石的光擊退是本能所為,可被一個不成氣候的小蠱蠱撲翻在地簡直就是一種恥辱。

    桑家陰蠱揮舞著鉗子一般可怕的蟲爪,朝小蠱蠱狠狠地洞穿了過來。

    小蠱蠱嗖的閃開!

    桑家陰蠱再次襲來!

    小蠱蠱啾啾啾地逃,桑家陰蠱卻依舊越追越近,眼看著就要一爪子將小蠱蠱拍成肉泥,小蠱蠱卻突然摔倒,在地上栽了個跟頭,桑家陰蠱見狀,毫不客氣地撲了過來。

    小蠱蠱壞壞地抖了抖肩,一把舉起地上那顆比自己的小身軀更龐大的圣女石。

    圣女石亮光一閃,桑家陰蠱慘嘯著栽倒了地上!

    這一次,桑家陰蠱徹底怒了。

    隨即,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它竟然揚起自己尖銳的前爪,一把戳瞎了自己的雙目。

    俞婉瞬間驚呆了。

    小蠱蠱舉著圣女石,也一下子傻掉了。

    就連一貫冷靜的燕九朝,也沒料到桑家陰蠱會做出如此瘋狂的自殘舉動。

    俞婉抓住了自家相公的手:“真、真、真……是邪物啊……”

    為了自救,或說是為了滅掉對手,它竟不惜把自己一雙眼睛戳瞎了,對自己都這么殘忍,也真是沒有誰了。

    失明后的桑家陰蠱再也不懼怕圣女石的光,而近乎完美的感知能力讓它的行為并未受到絲毫影響,它能精準地判定對手的方向。

    它一爪子將小蠱蠱拍飛了。

    小蠱蠱被拍進了墻里,摳都摳不出來。

    隨后它朝著燕九朝與俞婉攻擊了過來,強大的蠱王威壓充斥了整個通道,空氣里彌漫起了濃稠的血腥氣,令人呼不過氣來。

    燕九朝用身子擋住了俞婉。

    桑家陰蠱能感覺到一個男人,擋在了純陰之血的身前,可對于眼下的他來說,這壓根兒不算任何阻礙,男人連武功都沒有,它可以輕而易舉地洞穿對方的身體,再鉆進純陰之血的身體,吸干她的血氣。

    桑家陰蠱這么想著,也這么做了。

    它朝著燕九朝后背,對準心臟的位置毫不留情地撞了過去。

    然而桑家陰蠱沒能穿過這個男人的身體,一道不知打哪兒來的威壓忽然橫在了它的面前,如一道無形的屏障,將男人嚴嚴實實地護住了。

    隨即,更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那股威壓碾壓似的將屬于桑家陰蠱的氣息粉碎得干干凈凈,桑家陰蠱連反抗都來不及,便被碾斷了全身的爪子。

    桑家慘淡地抽搐了幾下,嘗試掙扎,卻沒動兩下便戛然而止了。

    俞婉睫羽一顫:“發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沒動靜了?燕九朝!你沒事吧!”

    “我沒事。”燕九朝將俞婉護在自己與墻壁之間,他左手撐著墻壁,右手托著俞婉的肚子。

    明明可以一把捏死,卻非得慢慢兒玩死,害他們擔驚受怕的,桑家陰蠱真是白白戳瞎了雙目。

    “好玩兒嗎?”燕九朝咬牙問。

    “你說什么?”俞婉沒聽清。

    “沒什么。”燕九朝放開她。

    俞婉摸了摸肚子,若有所思道:“剛剛好像動胎氣了,寶寶動得好厲害,它一定是嚇壞了。”

    燕九朝的嘴角抽了抽,瞇眼道:“現在呢?”

    俞婉低下頭:“現在?睡著了吧?沒動靜了。”

    燕九朝哼了一聲,走到一動不動的桑家陰蠱前,拿了一方帕子,將桑家陰蠱拿起來,“有沒有玉瓶?”

    “有。”俞婉說著,自寬袖中取出一個小玉瓶,拔掉瓶塞遞給燕九朝。

    燕九朝將桑家陰蠱裝了進去。

    另一邊,小蠱蠱也終于把自己從墻壁里摳出來了,它蹦回俞婉身上,看著俞婉手心的瓶子,抬起小爪爪,狠狠地踹了好幾腳!

    燕九朝道:“桑家陰蠱不見了,應當很快便會讓人發現,趕緊離開。”

    “嗯!”俞婉點頭。

    二人原路返回,自入口上了地面,走過竹林,穿過回廊與小院,回了桑老夫人的屋子。

    小蠱蠱去找阿畏,將阿畏帶去了桑老夫人的院子。

    桑老夫人已經醒了,正拉著燕九朝與俞婉說話。

    阿畏拿出事先備好的人參,俞婉眉心一蹙道:“不是這一株人參,你拿錯了。”

    “錯了就錯了,沒事。”桑老夫人打著圓場道,桑家什么天材地寶沒有?會稀罕一株千年人參嗎?

    俞婉正色道:“那可不行,您不知道,那是相公親自為您挖的人參,說什么也要給您送來的,還不快回府去拿?”

    最后一句,儼然是對阿畏說的。

    “是!”阿畏躬身行了一禮,與俞婉擦肩而過時不著痕跡地接過了俞婉捏在手心的玉瓶。

    阿畏出了府,馬不停蹄地趕往司空家。

    而燕九朝所料沒錯,阿畏前腳剛走,后腳桑家便察覺了禁地的事,起先他們是發現竹林里的通道似乎有被人動過的痕跡,順著通道往前走,這才看見丹房失竊,通道塌陷,一路搜尋過去,才發現桑家陰蠱失蹤了。

    桑家主正在花廳看三少爺與司空家主下棋,一名侍衛神色匆匆地走來,在桑家主耳畔小聲地稟報了幾句。

    桑家主眉頭一皺,低聲道:“你說什么?蠱王不見了?”

    他瞟了眼對面的司空家主,司空家主目不斜視地落下一枚棋子:“小璟啊,這次我可不讓你了。”

    桑家主收回視線,暗暗拽緊了拳頭,小聲道:“誰干的?”

    侍衛接著道:“不清楚,那人似乎是從竹林的通道進去的,丹房也失竊了,屬下懷疑是同一個人所為,屬下在通道里發現了這個。”

    他說著,攤開掌心,露出一枚小小的圣女石。

    “還有。”侍衛說,“司空二公子的長隨離開了。”
3d开机号走势图100